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帝后世無雙 > 第1304章 怎能騙帝君
    ,

    他一離開,云遲便沒有了顧忌,火鳳艷絕,手里無窮轉為權杖,對著命格殺狠狠地擊了下去。

    權杖里的小黑球被直射進了地里,圖案之下。

    “讓開!”

    聽到云遲一聲輕喝,霜兒幾人趕緊飛退開去。

    “轟隆”一聲。

    整個圖案都被爆炸掀翻。

    雪花泥沙飛濺。

    云遲的時間把握得不差分毫。

    在爆炸開始的那一瞬間她也整個人騰空而起,飛掠了開去。

    只除了飛濺出來的雪塵撲了她一身。

    在半空一個翻轉,穩穩落下站住,她立即回頭去看那個命格殺。

    地上,已經沒有了什么圖案。

    薄薄雪地上散落著點點的銀藍色,地面被炸出了一個坑。

    霜兒有些驚魂未定。

    她當然是知道云遲所制的那些小黑球的力量的,但是沒有想到云遲一直戴在手上的那么一個精美如同首飾的臂環里面還裝有小黑球!

    這是怎么裝下去的?

    而且,她怎么敢自己還站在那里就把那一塊給炸了?

    萬一她反應再慢一步,可是會連她自己都炸傷的。

    但是驚恐之后她又有些歡喜,看著地上那些銀藍碎片,問云遲:“帝后,是不是已經把命格殺炸掉了?”

    那帝君就可以再來了是嗎?

    沒有了這么一個命格殺,應該帝君就沒有危險了吧?

    云遲沒有說話,她依然看著地面上的那些銀藍。

    就在她親眼見證下,那些銀藍碎塊突然間就像是半融化了似的,又像是被地面給吸收了似地,快速地滲進了地里,消失無蹤。

    霜兒本來還在等著云遲的回答,看到了這一幕,她頓時也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來。

    云遲臉色微凝。

    隨波和逐流對視了一眼。

    “沒有炸毀,這些東西可以是吸入地面之后依然能夠重筑命格殺。”隨波說道。

    “確實如此。”

    云遲緩緩地吐了一口氣。

    這東西到底是用什么制成的,妖鳳之火都不懼,炸碎了還能夠滲入重筑,這意思是,她碎它千萬遍,它依然能重筑千萬遍嗎?

    霜兒聞言倒抽了口涼氣。

    這樣的話要怎么辦?

    “帝后,我們是不是先下山去?”

    之前云遲就說先行下山,待想到辦法再上來的。

    帝君只怕是會在山腳下等著。

    云遲卻搖了搖頭。

    “霜兒你下山去。”

    她從無窮里拿出了一只藥瓶,遞給霜兒,“這個給骨影,告訴他,不要等帝君寒毒發作再吃,每兩個時辰讓他吃一顆,回到客棧里等著我們回去。還有,注意給他保暖。”

    霜兒大驚。

    “帝后,您不下山?”

    “不下山。”

    云遲一開始就沒有打算下去。

    聽了隨波所說的,藥王與殺星的恩仇,見識到了命格殺的厲害之后,云遲就已經決定了,藥王神殿她自己去找,斷不能帶著晉蒼陵。

    他上來本就危險,若是藥王又還有心想要置殺星于死地,接下來只會有更大的危險。

    她不會讓他再來冒險的。

    這一瓶丹藥,本來就是她為他精制而成,唯有他,她才舍得給的。

    一旦服用,晉蒼陵也會知道這里面有她的心頭血。

    平時他肯定不會服用。

    這種時候,卻輪不到他愿不愿意了。

    “可是帝后,”霜兒急了,“帝君想必正在山下等著您,您要是不下山,帝君萬一又再次上來了怎么辦?”

    “你告訴他,敢不聽話,以后休想上本姑娘的床。”

    霜兒:“......”

    帝后呀,這種話她如何敢說?

    霜兒很是艱難地說道:“帝君不在,帝后一個人萬一遇到危險如何是好?”

    “他現在來了我才危險了,這藥王神殿針對他,但卻不會針對我,他不在,我盡可放開尋找。去吧,你和骨影要想辦法攔住他。”

    “帝后......”霜兒還待要再勸。

    她和骨影大人怎么攔得住帝君啊?

    如果帝君真的要上來,他們根本就攔都不攔敢......

    “去吧,不要浪費時間。隨波和逐流隨我繼續尋找藥王神殿。”

    隨波逐流立即應道:“是。”

    他們本來也是要替樓主尋找另外三種藥的,自然是要跟著。

    霜兒見云遲主意已定,知道自己也勸不得了,只好拿著那一瓶藥,咬了咬下唇,轉身下山。

    她一離開,云遲便繼續開始尋找。

    云啄啄至于還不曾見到蹤影,也就是說前路仍長,它一定是前行去了。藥王神殿不會在這個地方。

    這里倒不如說就是第一關卡,針對的就是殺星,要把殺星給誅滅在此。

    所以她只是努力找出口。

    這對于她來說并不是難事。

    很快,云遲便找到了一處障蔽之門。

    進去之后,腳下微一晃,她立即就提高了警惕。

    腳下突然轉動了起來。

    轉動的速度很快,若是不注意沒有站穩,可能會直接被甩倒在地上。

    等到轉動停下,眼前已經是另一個天地。

    怪石嶙峋的山地腹洞,靜若鏡面的水這邊一潭那邊一洼,怪異花草簇擁開盛開,空氣中飄著一股甜膩的香氣。

    云遲回頭,對隨波逐流叮囑了一句:“屏氣。”

    這種氣味莫非有毒?

    隨波逐流心頭一緊,立即就聽從她的命令,屏住了呼吸。

    一條羊腸小道穿行在這片石水花草之間。

    小道窄,只能容一人行走。

    兩邊不時聳立怪石,或是有水面靜而灰暗,映照出怪石花草倒影,看著詭異幽深。

    羊腸小道往前靜靜伸展出去,前頭已然見到坡度,往上,坡高路斷,看不見前方,猶如一條斷頭路。

    云遲仔細看了看,沒有找到云啄啄做的記號。

    但是都已經進了此處,方向總是不會錯的。

    云啄啄想必也已經往前去了。

    作為一只鳥,還是很占優勢的。

    若有危險,大多是在地面,在半空飛過的鳥兒能避開許多的機關陷阱。畢竟機關陷阱大多是為人而設的。

    “姑娘,”隨波突然叫了云遲一聲,手指向左邊數米遠的一個水潭,說道:“我剛剛好像見那里有什么東西晃了一下。”

    他本來想看清楚一點再說的,可就在晃了一下之后那里就再沒有任何動靜了。

    隨波不敢肯定是不是自己眼花,可在這樣的地方,凡事總得多加小心,任何異常他都不敢瞞著云遲。

    云遲站住,側頭朝他指的方向望去。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