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暗月紀元 > 第五百章 莫名的敵人
    東南西北四子。</p>

    西鳳的脾氣最為火爆,當那一句‘給老娘滾遠點兒’冒出來以后,嚇得洛離忍不住縮了縮脖子。</p>

    而之前還熱情的說服著韓星的這群人,在聽見了西鳳的怒斥以后,立刻就消失在了唐凌幾人面前,朝著那個騷動喧鬧的角落擠了過去。</p>

    “唐凌,這一次針對你的,可不是個善茬。”韓星轉頭,對著唐凌似笑非笑的說了一句。</p>

    “搞得哪一次又像是善茬一樣....龍少,差了嗎?”洛離小聲的嘀咕了一句。</p>

    “過去看看吧,西鳳他們可是我罩的。”唐凌對針對他的人實在沒有什么興趣,所以才拉住了韓星。</p>

    出海是為了資源,又不是為了樹敵。</p>

    但要是如此過分,非要壓迫欺負他的人,那唐凌就不樂意了。</p>

    三人穿過了人群,擠到了那個發生沖突的角落。</p>

    而在穿梭的過程中,唐凌三人也已經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大概就是傳單惹得禍,像四子已經決定跟隨唐凌一起出海了,自然面對這種事情是不忿的,特別是西鳳當場就發作了。</p>

    到了騷動的那個角落,不出意外,四子被圍住了。</p>

    圍住他們的人數還不少,大概密密麻麻的有上百人,這些人也不動手,更不謾罵,就是這樣圍住四子,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這些人竟然都是紫月戰士。</p>

    真是有趣啊。</p>

    唐凌找了一個堆在燈塔廣場隨處可見的貨箱,隨意的蹲了上去,而韓星和洛離就站在唐凌的身后。</p>

    四子被圍住,東陽還算淡然,南羽依舊是一副病怏怏的,與世無爭的樣子,北啟搖晃著他的臟辮兒,神色已經有些不耐和慍怒。</p>

    而真正發火的是西鳳。</p>

    “讓開。”在怒斥了以后,西鳳已經失去了和這些人鬧騰的心情,只想快點兒走到廣場,參加完組織大會。</p>

    可是,這些人沒有絲毫想要讓開的意思,反而人聚集的越來越多。</p>

    看著這個架勢,西鳳怒火升騰,忍不住開口諷刺:“圍著我們又有什么用?動手又不敢,明顯是怕惹惱了黑暗之港。還假裝什么風度啊,別人不想聽,非要強迫人,是彰顯你們的無恥嗎?”</p>

    不得不說,西鳳的脾氣雖然火爆,但口舌也算伶牙俐齒,諷刺直戳人的痛處。</p>

    圍住四子的這些人明顯都有些怒意了,可還是強忍著沒有發作,但就是圍住四子不讓四人離開。</p>

    西鳳見勢,惱怒的就想要強闖,但在這個時候天空忽然飄起了大片大片的花瓣,只是一看竟然是在紫月時代都異常名貴的變異玫瑰——白雪青衣的花瓣。</p>

    “阿嚏。”唐凌打了一個噴嚏,揉了揉鼻子,隨手拿起了一片飄在眼前的花瓣。</p>

    不愧是名貴的觀賞植物,綠色為底的花瓣,越是往上綠色就越淡,到了花瓣的邊緣,就已經完全變成了白色。</p>

    白雪青衣這個名字倒是很貼切,只是這漫天蓋地的玫瑰花瓣,香味實在非常的濃厚,唐凌感覺不適,才打了一個噴嚏。</p>

    隨著漫天的花雨,一行隊伍也出現在了燈塔廣場的旁邊。</p>

    看到這一支隊伍,那些混雜在人群之中不管是發傳單的人,還是負責宣傳的人都安靜了下來,走出了人群,恭敬的半跪在了地上。</p>

    只有圍住四子的那些人還是沒有動,只不過四子之首東陽已經略有所感,望向了那一支隊伍,拉住了惱怒的西鳳。</p>

    “這應該是背后針對唐凌的人,唐凌現在還沒有到,我們看看再說。”</p>

    西鳳還是很聽東陽的話,隨即也安靜了下來。</p>

    這么大的陣仗,人們想要不注意這支隊伍都不行,畢竟一般人哪里會那么奢侈,遍灑白雪青衣,還配了一個風屬性的人,制造這漫天花雨的效果。</p>

    “真夠裝x的。”韓星瞥了瞥嘴。</p>

    唐凌依舊蹲著,轉身望向那支隊伍,只是看了一眼,眉頭就猛地皺起!</p>

    怎么會?</p>

    “怎么了,唐凌?”韓星察覺到了唐凌神色有異,反而洛離一直神經大條,并沒有注意到這些細節。</p>

    “沒事,看見了兩個熟人。”唐凌從貨箱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說得云淡風輕,也沒有透露出什么來。</p>

    可是在唐凌的心里卻掀起了驚濤駭浪,而關于17號安全區的往事也一件件的浮現出心頭。</p>

    飛龍隊長!</p>

    亨克!!</p>

    他們兩個人竟然都同時出現在了這里,出現在了這一支隊伍里。這是巧合?還是....?</p>

    將近大半年的時間沒見,曾經陽光的,顯得有些吊兒郎當的飛龍看起來已經滄桑了許多。</p>

    或許是實力又有進步的原因,他所散發的氣勢也越發的強大了。</p>

    此時他單手提著一把長劍,穿著一身印有獅鷲的制服,就走在隊伍的前方。</p>

    他的目光漠然,仿佛已經失去了曾經的熱情....</p>

    唐凌對飛龍的印象還是不錯的,他也很想要知道飛龍這大半年來究竟遭遇了一些什么?</p>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唐凌是絕對不會貿然和飛龍相認的。</p>

    至于亨克....</p>

    對這個人,唐凌說不上好感,也沒有什么惡感。</p>

    畢竟當日在17號安全區害唐凌的是昂斯家族,說起來和亨克并無多大的關系。</p>

    即便有,安德魯也用性命來償還了。</p>

    這只是一個熟人,也是大半年沒有見了,和飛龍比起來,他的變化并不大,膚色依舊白皙,綠色的眼眸依舊有一種勾人心魄的美,整個人還是俊美之中帶著陰柔。</p>

    只是他明顯又長高了一些,顯得更加單薄了一點兒,唯一和飛龍想象的是,他的雙眸中也透著漠然。</p>

    他就走在隊伍的中央,而在隊伍的中央有一座巨大的轎子,竟然是由十六個紫月戰士抬著的,亨克就在轎子的旁邊。</p>

    時不時的,轎中的人會對亨克說一些什么?而亨克會輕輕靠近聆聽,然后嘴角就揚起了一絲似乎帶著羞澀的,又有些隱晦的笑容。</p>

    這樣的笑容....唐凌并不是太清楚安德魯和亨克之間的情誼,但是在1號訓練營的日子,恐怕他也只會對安德魯這樣笑?</p>

    這讓唐凌對轎中的人略微好奇起來?這是一個什么人?能把飛龍和亨克都聚集在自己的身邊?是巧合?還是有意為之?</p>

    因為不用猜此時也能知道,針對自己的應該就是那個人吧?</p>

    就在唐凌想著這一切的時候,這隊伍已經走到了燈塔廣場,在穿過了人群以后,停在了被包圍的四子面前。</p>

    “不知所謂。”北啟的不耐煩也終于達到了頂點,看著這漫天依舊飄落的花瓣雨,開口低沉的說了一句。</p>

    “喲,藏頭露尾的主人來了啊?那我們可以走了嗎?你的傳單我們實在沒有興趣。”西鳳似乎對這種場面有些反感,盡管東陽拉著她,她還是忍不住嘲諷了一句。</p>

    安靜,當西鳳說完這句話以后,現場一片安靜。</p>

    人們都知道大戲來了,所以停止了議論,靜靜的等待著事情的發展。</p>

    畢竟打著幌子,如此明目張膽的針對唐凌,鋪墊了那么久,人們的好奇心也被勾到了極致。</p>

    就這樣,現場在安靜了大約三,四秒以后,那臺轎子被放了下來,從轎中傳來了一個聲音:“唔,唐凌就如此之好嗎?”</p>

    “你們是欽佩他的實力呢?還是欽佩他的為人?”</p>

    “跟隨他,是覺得他能帶著你們飛翔?還是庇佑你們平安?”</p>

    這個聲音非常的好聽,恰到好處的男中音,還帶著一絲少年的稚嫩感。</p>

    而他的語氣好奇中又帶著十足的真誠,就像真的在非常疑惑四子為什么會跟隨唐凌?</p>

    總之從聲音來說,這個人讓人難生惡感。</p>

    西鳳原本是一腔怒火,不知道為什么在聽見了這個聲音之后,心情也略微平靜了,不過出于對他們行為的厭惡,西鳳還是直接的說道:“我們要和唐凌一起出海,是我們自己的私事。這樣的事情犯不著和任何人匯報吧?”</p>

    “嗯,很有道理。”轎中的人依舊沒有下來,而是繼續說到:“你說,你們要和唐凌一起出海。而并不是跟隨唐凌出海,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你們并沒有決定跟隨唐凌?”</p>

    “如果是這樣的話....”轎中的人沉吟了一小會兒,然后又開口說道:“和我一起出海,如何?”</p>

    “而我現在也想正式對你們發出邀請,邀請你們跟隨我。而我,會不負你們的跟隨。許多年后,你們也一定不會后悔今日的選擇。”</p>

    什么鬼?西鳳眨巴了幾下眼睛,這算是明目張膽的搶人?如果唐凌這個家伙在這里,聽見了這番話會是什么想法?</p>

    這分明就是無視了唐凌嘛!</p>

    可惜唐凌不在啊,很多人心里都冒出了這樣的想法,不然是很期待唐凌的反應是什么?</p>

    這不是搶不搶人的問題,這分明就是要踩踏唐凌的意思嘛。</p>

    “阿嚏。”在一片安靜中,從某處傳來了一聲顯得有些突兀的噴嚏聲。</p>

    人們下意識的望了一眼,就看見在貨柜上站起來了一個戴著口罩的少年。</p>

    此時,這個少年一把扯下了口罩,揉了揉鼻子:“不好意思,這花的香味太弄了,我實在受不了這氣味啊。”</p>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