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萬古神帝 > 第四千六百七十八章 十七圣使
    ,

    青仁望著高空之上的十七道身影,雙瞳之中除了震撼之外,更多的是絕望!

    沒錯,就是絕望!

    他萬萬沒有想到,為了殺聶天,天道圣閣竟然派出了十七圣使。

    在天道圣閣,最負盛名者,就是天道閣主和兩名天道圣護。

    但外人不知道的是,天道圣閣最強者,并非閣主和圣護,而是神秘至極的十七圣使。

    十七圣使的存在,只有極少數人知道,而這極少數人人,稱十七圣使為天道之巔。

    傳聞,十七圣使是天道圣閣十七名輩分極高的烈武長老,十七人的修為,都已臻至巔峰,而他們一旦聯手,便可以瞬殺天武巔峰強者。

    青仁之所以會知道十七圣使的存在,還是從極武邪天口中得知。

    據極武邪天所說,他曾與東皇崢嶸聯手,想要探知天道圣閣內部情況。

    他們潛入天道圣閣之后,恰巧天道閣主不在閣中,但進入閣中一處秘地,卻遇上了十七圣使。

    兩人聯手與十七圣使交手,只是一招,便被重創。

    之后兩人狼狽逃回,才漸漸知道十七圣使的存在。

    十七圣使是天道圣閣的最強底牌,不到萬不得已,絕不會動用。

    而且十七圣使極少離開圣閣,這次為了聶天,竟然不惜越界而來,可見圣閣對聶天之看重。

    就在青仁驚疑之際,十七道身影同時動了,龐然之勢席卷天地動蕩。

    十七人齊齊落入九限大陣之中,竟讓整個大陣劇烈晃動起來,似乎無法承受十七人的威壓。

    “這些人的實力,好強!”

    聶天雙瞳頓時一縮,心頭震撼不已。

    在他所見過的所有強者之中,唯有陽神劍帝那種級別,能與眼前十七人抗衡。

    更為恐怖的是,這十七人的氣息極為接近,在虛空之中釋放,竟是能融合在一起。

    十七圣使,每一人的實力,都不弱于剛才的天道圣護方君羨,十七人聯手,力量之強,匪夷所思!

    “你就是那個計劃中的變數,聶天。”

    十七圣使之中有人開口,但十七人卻都沒有動,竟讓聶天無法分辨,到底是誰在說話。

    “你們是,十七圣使。”

    聶天聽到青仁的話,暗暗深吸一口氣,讓自己保持鎮定。

    “沒錯。”

    十七圣使再次開口,淡漠的聲音極為寒冷,好似機器一般,不含半點感情,道:“觀你的氣息,幾乎與眼前大陣合而為一,方君羨死在這大陣之中,也不冤枉。”

    “為了殺一個天覺圣帝,天道圣閣竟然派出了十七圣使,這樣的手筆,還真是讓人意外啊。”

    另外一邊,青仁的聲音響起,高聲喊道。

    很明顯,他是在為聶天爭取時間。

    但,即便爭取了時間又能怎樣呢?

    此時此刻,還有誰能救他們呢?

    以十七圣使的實力,恐怕就是極武邪天親至,也未必是對手。

    “聶天,我們此來,只為殺你。”

    十七圣使身形未動,卻已經注意到青仁等人,說道:“只要你束手就擒,陣眼中的人可以安全離開。”

    “想讓我束手就擒,未免太小看人了。”

    聶天嘴角扯動,體內劍意暗暗蓄積,神魔雙瞳之力貫入軀體,最大的激發神魔軀的潛能。

    但可惜的是,他的氣勢跟十七圣使比起來,還是相去甚遠。

    “不自量力!”

    他的話音未落,一道低吼之聲響起,隨即一道身影呼嘯而出,身形所過之處,竟如颶風一般,掀動虛空狂浪。

    聶天頓時感受到一股逼命氣息,不由得臉色瞬變,昊天劍破空斬出。

    “噗!”

    縱然他反應極快,但還是慢了一步,颶風所過之處,直接讓狂退數十米,然后一口鮮血狂噴而出。

    “如此實力,還敢妄言,真是狂徒一個!”

    那名圣使聲音尖厲,身形好似無形之風,在虛空之中不停掠過。

    眨眼之間,聶天身上已是多了十幾道駭人血口。

    “這人的速度,好快!”

    聶天強忍劇痛,并不在意身上傷口。

    這名圣使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讓他完全看不清對方的身形。

    而且這才僅僅是一名圣使而已,其余十六名圣使還沒有出手呢。

    “最后一擊,要你的命!”

    那名圣使在空中怪叫一聲,隨即空中一道颶風席卷而起,化作萬千風刃,直襲聶天。

    “小心!”

    青仁在陣眼之中看到這一幕,忍不住驚叫一聲。

    聶天冷立如冰,一臉冷肅,竟是屏住了呼吸,只留一雙眼睛,冷視一切。

    “轟!”

    就在風刃落下之時,聶天身上一股劍意沖天而起,竟是沖開風刃,化作一道劍影,壓迫虛空而去。

    “砰!”

    隨即,虛空之中傳出一聲悶響,一道身影倒飛而出,正是那名圣使。

    “怎么可能?”

    圣使穩住身形,一臉詫異地盯著聶天,駭然驚叫。

    他簡直不敢相信,聶天竟能擋下他的攻擊,甚至反傷于他。

    “十七圣使,也不過如此。”

    聶天一臉冷漠,挑釁戲謔。

    “找死!”

    那名圣使頓時暴怒,低吼一聲,剛想再出手,卻看到另外兩道身影,齊齊動了。

    “轟!轟!”

    虛空之中,兩股雄渾之力龐然而落,快到極致,令人不及眨眼。

    聶天身軀之外,星魂之盾再現,卻是一閃而逝。

    星魂之盾雖已撐開,卻是被瞬間破掉。

    “砰!砰!”

    下一瞬間,聶天感覺到雙肩猛然一沉,竟是肩胛骨崩裂了。

    他雙膝猛地一沉,竟是差一點跪下。

    “小小螻蟻,還不受死!”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恐怖的壓力頓時落下,竟如磅礴海浪一般,源源無盡,綿綿不絕。

    “噼里啪啦!”

    聶天身軀再次下沉,體內骨骼不停發出碎裂之聲。

    僅僅兩名圣使聯手,壓力之重,竟讓聶天無法承受。

    但聶天,依舊沒有倒下,一張臉在極大壓力之下,顯得極為猙獰,似乎連神魔逆紋都扭曲了。

    “小子,本圣使倒要看看,你還能撐到幾時!”另外一邊,又一名圣使出手,身影瞬動,如離弦之箭,挾帶萬千雷電之息,直直襲殺而來。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