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穿越 > 長寧帝軍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當然是選硬的打
    ,

    高塘城下血流成河,寧軍手里的橫刀像是沒有感情,可宣泄的是憤怒,到處都在殺人,到處都在哀嚎,在這之前寧軍很少有如此無差別的屠殺,寧人不是黑武人,不以殘暴為樂,也不是安息人,不以殺戮為樂,如果可以的話,大寧朝廷寧愿用多分發糧食的方式來換人心,而不是愿意用這樣的方式讓人怕。

    可是最終,方式還這個方式。

    也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黑武人和安息人比寧人更懂得什么是征服。

    大寧的戰兵比黑武人比安息人更懂什么是征戰,可征戰和征服不一樣。

    這樣的方式也違背了大寧歷來的形象,一旦消息傳回大寧的話,不管朝廷里的大人們理解不理解沈冷,這一本還是要參他,他們不理解要參,理解也要參,因為這是他們的職責,他們可以在私底下說沈冷做的其實也沒錯,但不會在朝堂說。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職責,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立場,沈冷是軍人,他需要用軍人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朝廷里的大人們思考的會更多,他們會維護大寧維護陛下的形象。

    所以沈冷才會對孟長安說,這個錯,我來吧。

    孟長安不解釋,他只是說那就你來吧。

    所以在這一天,高塘城下,沈冷正式宣布了屠逆令。

    “今日之后渤海道所有殺戮事,我沈冷負責,陛下追究,朝廷追究,與所有戰兵無關,是我強令之下不得不從,但軍令不從者,我將按照軍律處置。”

    沈冷對士兵們說的話,每一個字都帶著決絕。

    “自即日起,渤海道之內,渤海族民,男丁皆殺,無論大小。”

    沈冷說完這句話后心里也震蕩了一下,他的殺心其實沒有這么重。

    可他還是說了。

    如果是孟長安說出這樣的話不會有任何心理上的負擔,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沈冷的心境真的沒有孟長安強大,孟長安甚至不會像沈冷這樣下屠殺令的時候還要分什么男女,如果是他來下這道軍令,那么自然是男女皆殺。

    東冶原。

    黑武將軍德德拓正在吃飯,他面前跪著四五個姿色不俗的渤海族女子伺候著,雖然他根本不把渤海人當人看,但不得不說,渤海女子的姿色確實還有幾分可取之處,和他們黑武的女人不一樣,黑武的女人骨架更大,所以就算再瘦看著也不會柔弱,渤海族的女人看起來都帶著幾分柔弱,所以就給他一種很刺激的征服欲。

    “將軍。”

    外邊有人快步跑進來,手里拿著一份軍報。

    “將軍,斥候送回來消息,寧軍到了。”

    聽到這句話德德拓驚了一下:“這么快?”

    他把軍報接過來看了看,然后臉色更難看了些:“居然避開了我們設伏的地方,寧人的水師確實非同小可。”

    “還有件事。”

    手下人說道:“斥候在后邊截住了一個渤海族的縣守,叫樸恩源,高塘城的縣守,寧軍大將軍沈冷的水師隊伍已經到了高塘城,大概在咱們大軍身后一百多里的地方,樸恩源

    逃了出來,因為他之前下令不許給寧軍的敗兵開城門所以害怕寧軍報復,這個人的話應該不會有假,他一路逃出來想追上大軍,在后隊被斥候擒獲。”

    “人呢?”

    “就在賬外。”

    “帶進來,我親自問問。”

    德德拓一擺手,那幾個跪在那伺候著的渤海族女子立刻爬起來退走。

    不多時,樸恩源從外邊誠惶誠恐的進來,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出,渤海人的心里可能真的覺得黑武人更高貴,他們更卑微,所以天生有一種在黑武人面前自己就是個奴隸一般的想法,哪怕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個黑武人,如樸恩源這樣的縣守見了也要畢恭畢敬,更何況面前是一位黑武帝國的將軍。

    “別廢話,我問什么你回答什么。”

    德德拓走到樸恩源面前,沉思了一會兒后問道:“沈冷的寧軍有多少人?”

    “一萬多,也可能就是一萬不多。”

    樸恩源回答。

    德德拓一怔:“怎么這么少?!你是不是沈冷派來騙我的,沈冷是東疆水師大將軍,他部下水師至少有數萬戰兵,他怎么可能只帶一萬人來這里?”

    “不是。”

    樸恩源連忙解釋道:“寧軍的援兵還不知道黑武大軍勢如破竹,沈冷的一萬戰兵是運糧兵,他們打算在北方打通糧道,把駐守在各地的寧軍接出來,然后在某個地方建立一個補給大營,真正的想和黑武帝國軍隊決戰的不是沈冷而是孟長安,孟長安帶著東疆刀兵已經到了。”

    “刀兵來了!”

    德德拓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他倒不是那么了解刀兵,所以也就不是那么懼怕刀兵,他怕的是孟長安,當初在北疆的時候他是遼殺狼的手下,很清楚孟長安是一個多恐怖的人,黑武那么多能征善戰的將軍,包括現在的大將軍遼殺狼本人在內,誰其實也沒有戰勝過孟長安。

    孟長安在北疆的時候對于黑武人來說就是夢魘一般的存在,還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夢魘。

    “是的,刀兵到了。”

    樸恩源連忙說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此時孟長安率領的刀兵應該已經快到北漢城,他們繞開了黑武帝國布置在海岸一線的軍隊直撲北漢城,應該是想把被困城中的閆開松救出來,而后續寧國的援兵還會很快趕到,所以沈冷的水師是要為他們提前安排好糧草布置。”

    德德拓臉色糾結的在大帳里來來回回的踱步,腦子里想到了很多很多事。

    如果他此時去打沈冷的話,以他麾下五萬兵力打沈冷一萬,而且沈冷還要顧及糧草,所以應該勝算很大,可如果他去了的話,這次南征負責指揮所有軍務的將軍戈馬就一定對他開刀,戈馬和他不對付,在遼殺狼麾下的時候就不對付。

    而且,孟長安來了,以他對孟長安的了解,那個好戰的寧人絕對不會等什么,只要到了就會開戰,而算算時間,他和孟長安到的應該差不多。

    戈馬是絕對不會自己先去打的,必然會讓他先去打孟長安,如果打贏了,戈馬是這次南征的主將,所以功勞自然是

    戈馬的,如果打輸了,那么戈馬就會把罪責推倒他身上,可讓他去打孟長安......他麾下的五萬人,有一萬五千是他收攏的敗兵,還算善戰,三萬五千是黑武各部族的散兵游勇,雖然也能打,可是太散亂,指揮起來會有些吃力,讓這些人去打寧國最精銳的東疆刀兵豈不是癡人說夢,況且,據他所知,刀兵應該不下四萬人,甚至能有五萬人,同樣的兵力下讓他去打贏孟長安?

    開什么玩笑。

    就在這時候他手下副將律石往前湊了湊:“將軍,如果我們此時去北漢城的話,會不會......會不會和孟長安的刀兵打第一仗?”

    律石說話的時候嗓音微微有些發顫,下意識的肩膀還動了動,他是難得的一個被孟長安砍了一刀卻還沒死的人,那一刀剁掉了他半邊肩膀,光禿禿的那一塊好像有了反應,聽到孟長安的名字就有了反應似的。

    “你的意思是呢?”

    德德拓問了律石一句。

    律石道:“我不是怕孟長安,將軍你知道的,我曾經在戰場上和孟長安拼過命,雖然我沒能殺了他,但是.......咳咳,我擔心的是戈馬這個人,我無懼孟長安,我害怕的是咱們自己人給自己人下絆子,如果要和孟長安打的話我不怕,我怕被人出賣。”

    德德拓看了律石一眼,律石很心虛,所以避開了德德拓的目光。

    德德拓忽然笑了笑道:“我和你想的一樣,敵人不可怕,哪怕是孟長安又有何懼?無非是拼了命的打而已,怕他做什么,我擔心的也是戈馬這個人,敵人會在戰場上和你正面對決,可是自己人卻沒準在背后捅你一刀,如果我們打贏了孟長安,功勞不是我們的,我們打輸了,罪過是我們的。”

    “對對對。”

    律石連忙點頭:“卑職的意思也是這個,太不劃算了,所以如果做選擇的話,雖然沈冷也是一個難纏的對手,但水師......水師自然不能和刀兵相比的吧,水師再強,也是水戰厲害,到了陸地上他們又沒有騎兵,我們可是有那些各部族騎兵的,我不信數萬騎兵打不過一萬步兵。”

    德德拓道:“最主要的是,如果我們打贏了沈冷,毀掉了寧軍援兵的糧道,這樣一來的話連刀兵的糧草也斷了,咱們再趁著刀兵軍心不穩的時候去打孟長安,那豈不是勝算更大。”

    律石再次點頭,如搗蒜:“對對對,將軍說的對極了,這樣打的話就沒準能讓寧軍援兵全軍覆沒。”

    德德拓長長吐出一口氣:“既然你也是這么想的,那么證明我的判斷應該無誤,打孟長安當然要打,但是要在有必勝把握的情況下打,沈冷和孟長安做對比......當然是打沈冷。”

    “是是是,沒錯,就是這樣。”

    律石也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下意識的看了看肩膀:“孟長安不過是個莽夫而已,沈冷才不好打,我們選的是更難打的,不是選的更弱的。”

    德德拓眼神一亮:“你說的這句話對了,沒錯,我們要打,當然選硬的打。”

    兩個人對視一眼,然后同時笑起來。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