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 第1061章 阿樂爾,我很想他們
    ,

    阿薩看著在慢里斯條吃面的阮白,幾天沒進食的她似乎在吞咽上出了點問題。

    不過她沒吭一聲,而是慢慢的咀嚼,然后吞下。

    他的眼中不自覺地有了一抹奇異的光。

    阿貝普就是第二個羅勃爾,在整個恐怖島,都是有能力者能說話,沒能力者,只能夠被支配,連發言的權利都沒有。

    但是阮白,一個沒有丁點兒能力的女人,居然敢跟阿貝普談判,最神奇的是,她沒有像其他被囚禁的人那樣犯傻,說什么給錢讓他放人。

    她是留下了自己跟孩子,換了一個陌生人的生命,而阿貝普,也居然答應了。

    阿薩輕哼一聲,目擊了一切的他,平靜的心好像有了點情緒,他干脆收回目光走出去,走到門口的時候,他停下,說道:“第一次進食不要吃太多,營養劑還是要吃,等正式恢復食量后才停掉。”

    阿樂爾聽聞,替阮白應道:“好的,阿薩先生。”

    她的聲音有些激動,因為等會兒,他們姐弟就能團聚了,而這一切,都是托阮白的福。

    阿薩離開后,阮白才露出難受的表情,對阿樂爾說道:“麻煩你幫我倒一杯水。”

    阿樂爾見她一副想吐的模樣,立刻給她倒了一杯溫水。

    阮白想也沒想,喝了一大口。

    阿樂爾擔心道:“小姐,您怎么了?要不把阿薩先生喊回來?”

    “不用。”阮白深呼吸,把胃里那股翻騰的感覺壓下來,她這是長期沒吃東西,胃里一下子不能適應這么油膩的食物罷了。

    她用叉子舀了一點意大利面,放到茶里拌了拌,再放入口中咀嚼。

    阿樂爾瞬間明白,她說道:“我去給您倒一杯大一點的水。”

    “謝謝。”阮白臉色蒼白地道謝。

    “小姐,您千萬別這么說。”阿樂爾把水放到她的身邊,跪了下來,道:“小姐,該說謝謝的人是我,是您救了我的弟弟。”

    阮白見她下跪,想要扶起,但渾身沒有力氣,她只好搖了搖頭道:“這沒有什么的,你起來吧,在我們國內,不會隨便接受別人的跪拜,因為我們覺得不吉利。”

    她隨便找了個借口唬著阿樂爾。

    阿樂爾一聽,擔心自己會影響她,立刻站起來,拍了拍膝蓋,“抱歉,我不知道……”

    阮白沒說什么,繼續吃面。

    她知道阿樂爾一直擔心著弟弟,所以借著這個機會,她跟阿貝普要人。

    她真正的目的是為了自己,幫阿樂爾,是順手而已,她需要再在身邊培養一個能信任的人,如果把阿樂爾的弟弟帶過來,那自己身邊就有兩個能信任的人。

    將來要是想要逃出去,她也需要他們姐弟兩人的幫忙,就像當初朔風跟青雨一樣。

    阮白又吃了幾口面,胃里終于不是空空的,她好受了些,感覺肚子再也不鬧騰了,她說道:“把營養劑給我吧。”

    阿樂爾激動得眼淚溢出眼眶,把營養劑遞給她。

    這幾天來,阮白第一次主動要求喝這些營養劑,看來她的求生欲回來了。

    她再也不用擔心阮白會自殺,再也不用擔心弟弟會受傷!

    過了半個小時,阮白皺了皺眉頭,問道:“怎么人還沒到?”

    阿樂爾解釋道:“這個地下宮殿很大,占據了半個多島嶼,我們這邊是在島嶼的東邊,而訓練場則是在西邊,有很長的一段距離,所以走過來需要一點時間。”

    阮白皺了皺眉頭,心里差異,原來這個建筑那么大,說他是地下宮殿,一點也不夸張。

    她假裝不經意問道:“這么大的地方,你都去過嗎?”

    “沒有,有很多地方我都不能去,我是被俘虜到這邊來的,剛開始,是在訓練場那邊,后來才被帶到這邊打雜,然后才遇到小姐你,平常我們是不能隨意走動的。”阿樂爾看她把營養劑喝完,細心問道:“小姐,要喝一點水嗎?”

    “不用。”阮白點了點頭,坐在床上等著。

    五分鐘后,阿貝普讓人把阿樂爾的弟弟帶了過來。

    “阿木!”阿樂爾看到瘦弱的弟弟阿木爾,激動地留下了眼淚,顧不上那么多,上前直接抱住了弟弟。

    “姐姐!”阿木爾看到她的那刻,眼淚嘩啦啦地落下,跟她抱在一起。

    阮白看著團聚在一起的姐弟兩人,心里莫名的泛酸,他們兄妹二人長得很像,她忽然就想起湛湛跟軟軟,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么樣?

    孩子懂事了,她失蹤的事情肯定隱瞞不了很久,不知道慕少凌會怎么樣教育孩子,也不知道他們兄妹二人知道自己失蹤后會不會哭鬧。

    阮白想到這里,眼眶開始泛紅。

    阿樂爾牽著弟弟的手,說道:“弟弟,這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以后你要好好的服侍她,知道嗎?”

    阿樂爾說的是我們,而不是他,因為阮白救了阿木爾,就等于救了自己。

    阿木爾點頭,擦干眼淚后想要下跪的時候,被阿樂爾攔住,“小姐說了,他們國家不流行下跪感謝,你好好感謝就是。”

    阿木爾站直了瘦弱的身體,因為長期訓練不達標,他便處在食物鏈的底端,每頓都吃不飽,本來瘦弱的身軀更加虛弱。

    “小姐,謝謝你,我阿木爾發誓,以后我的生命就是你的。”他道謝并且發誓。

    在阿木爾的心里,能夠跟阿樂爾在一起,才是最好的,而阮白幫了他一把,他一定會記住這份恩情。

    “你的生命是你自己的,你叫阿木爾是吧,以后好好活著,善待你自己的生命。”阮白說道,她想要的不是阿木爾或者阿樂爾的生命,而是逃出這個地方。

    “是!”阿木爾認為男子漢大丈夫不要隨便在外人面前落淚,但是他實在忍不住了,眼淚又“啪嗒啪嗒”的落下。

    在這里被欺壓久了,他差點就忘記命是自己的。

    但是阮白提醒了他,他的生命不應該被別人掌控,而是應該由自己去把握。

    阮白看著他們姐弟二人,心里嘆息一聲,她越發的想念慕少凌跟三個孩子。

    她說道:“我有些累,你先出去吧。”

    “是!”阿木爾點頭,轉身走了出去,然后關上門,守在門口。

    阮白慢慢躺下,閉上眼睛。

    阿樂爾站在一旁替她蓋上被子。

    阮白感受到她的動作,第一次在這里袒露自己的心聲:“阿樂爾,我很想他們。”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