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伊塔之柱 > 第十七章 浮島鯨號(下)
    ,

    方鸻沖向窗邊,目光貼著玻璃向外看去,街上靜悄悄的,看似安寧祥和。但他卻從這安靜中看出一絲詭異來。

    他回過頭去。

    巴金斯立刻心領神會,走到門邊,握著門把用力一推。

    撲哧撲哧,銀色的梭狀飛行器正一個接一個從方鸻大衣下脫落下來,他左手一抬,它們馬上如蜂群一樣從打開的門后一擁而出。

    鏡頭之內的視野穿過走道,向著走廊盡頭敞開的窗戶尋去。

    而走廊里,旅舍的雜役仆人正抱著一只洗衣盆向前走來,接下來就看到了這群奇形的構裝體從自己身畔呼嘯而過。

    這個可憐的人兒差點沒嚇到目瞪口呆,呆立當場,手中木盆也哐一聲落在地上。

    銀色構裝體從走廊盡頭飛出窗戶,立刻四散開來,從屋檐下、排煙道下、窗臺下潛入四周的街巷之中,按著方鸻早已安排好的路線,去避開那些可能存在的‘視線’。

    十五秒鐘,一只懸停在屋檐之下的銀色構裝體,捕捉到了第一只從狹窄天空之上一掠而過的發條妖精。

    兩秒鐘后,方鸻又抓住了另一只。

    他默默估計了一下這兩只發條妖精的飛行路線,讓自己的銀色蜂群改變了一下路線,逆時針順著之前的飛行軌跡又重新飛了一次。

    這一輪收獲更大。

    一共二十四只發條妖精,目測至少有兩個戰斗工匠在附近,但很有可能是三個。

    方鸻再按那些發條妖精的飛行路線與半徑推算了一下對方可能在的位置,得出結論,對方的戰斗工匠可能正好在附近幾條街道的出口處。

    他再一次放大了自己發條妖精的活動范圍,于是很快看到了攔在幾個街口之外的衛兵們,與人群之中工匠協會的人。

    安靜的房間之內,一時只剩下方鸻操控手套咔咔的機械聲,屋內所有人都看著這個方向,風鏡遮擋住了少年的半張臉。

    只片刻,方鸻將風鏡一掀,露出一雙漆黑平靜的眼睛來。他只言簡意賅地對眾人說道:“我們被發現了,有人正朝這邊過來。”

    “他們怎么知道我們在這里?”姬塔的眼睛亮晶晶的,有點不可思議。

    “只要稍微留點心,不難察覺,”方鸻快步走到桌邊,一邊答道:“我們之前留下的線索太多了,安全的前提是建立在博左船長沒有舉報我們之上,但我們忘了他身邊還有一個助手,從港口那邊調查過來,我們一路上其實留下了痕跡。”

    姬塔略有一些不安,“那現在我們怎么辦?”

    方鸻從大衣下抽出一卷羊皮紙,往桌子上一鋪,那是帕帕莫女士連夜繪制的地圖。

    “別著急,他們應該只是通過蛛絲馬跡的線索,一路找了過來。但我們還有一個優勢,眼下我們的形象與通緝令上差異很大,那些人一時之間未必認得出來,”方鸻又從口袋中掏出紅筆,然后看向眾人說道:“只不過指望依托這個逃過一劫是不可能的,一檢查就會露餡,所以我們得在他們抵達之前離開。外面應該有他們的眼線,統一行動目標太大,我們最好是分批次出去。”

    他看了看其他人。

    除了羅昊三人之外,艾緹拉小姐、帕克與天藍也不在,這屋子里剩下的是帕沙、姬塔、愛麗莎、大貓人、水手長、洛羽、唐馨與希爾薇德主仆。

    學者小姐正裝領結,戴了禮帽,短發藍瞳,一身男孩子的裝束。

    只是在方鸻注視下,她臉紅了一下,害羞得好似個臉蛋兒紅撲撲的洋娃娃。

    希爾薇德銀發銀眸,兩只尖尖的長耳朵,活脫脫一個羅塔奧荒野之民。

    水手長工人裝束,洛羽假扮成學者的樣子。

    為了配合自己小姐,謝絲塔雖然不在通緝令上,但也戴了一雙毛茸茸的貓耳朵。

    方鸻這才開口道:“希爾薇德,糖糖,姬塔和謝絲塔小姐一起,裝作來這里旅游的游客。”

    “瑞德先生,你和巴金斯帕沙一起。”

    “愛麗莎與洛羽和我一起。”

    “我們分頭行動,然后一同匯合。離開旅店之后,就按預定路線甩開眼線。”

    他俯身用紅筆在圖紙上畫出三條路線。

    他們離開之前一處旅店入住這個地方之前,當然早預想過最壞的情況發生之時的場面。

    巴金斯與帕克早就無數次勘探過附近的路線。旅店背后兩個街區之后,有一條廢舊的老河道,可以作為他們的逃亡路線。

    當然前提是,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抵達那個地方。

    他放下紅筆,“糖糖你們走正門,巴金斯先生他們從洗衣房出去,我會用發條妖精給你們指路。”

    “出去之后怎么辦?”洛羽問了一句。縱使他們離開這個地方,也很難出城,尤其是全城戒嚴的情況下。

    “出去之后再說,”方鸻看了看屋內,“出發吧,不用收拾東西了,節約時間。”

    幾人皆點了點頭,互相道別之后,分先后推門而出。

    “哥,你小心些,”唐馨欲言又止,“別老是冒冒失失的。”

    希爾薇德抱著妮妮,則只看了他一眼。

    “一會見,船長。”水手長言簡意賅。

    大貓人則只將爪子按在窗臺上伸了個懶腰。

    它回過頭來看了看他們,一晃尾巴就消失在窗外。

    人們一個個走了出去,而帕沙最后一個出門,他有點擔心地說:“團長……”

    但話沒說完,就被門外巴金斯提著領子一把拽走了。

    方鸻回頭看著愛麗莎與洛羽,說道:“我們等他們先出去。”

    兩人皆頷首。

    偌大的房間中,眾人離開以后,一時間好像變得空蕩蕩起來。方鸻立在窗邊默默看著風鏡中傳回的景象,全副武裝的衛兵出現在了街道另一頭。

    旅舍之外,喬裝打扮的希爾薇德一行人從旅舍正門走了出去。

    外面的眼線抬起頭來看了她們一眼,但四個少女無論是人數還是形象都于目標相去甚遠。

    他搖了搖頭,又埋下頭去,假裝在看一本書。

    方鸻將此人的位置標記了一下。

    旅店的后面,巴金斯與帕沙正走入洗衣房。

    他們在門邊停了一下,等待方鸻通知他們外面戰斗工匠的眼線飛過之后,才推開后門走了出去。

    “該我們了。”方鸻這時說道,一邊掀起風鏡。

    旅舍之外,衛兵們剛剛抵達門口。

    三人穿過走廊,經過那個正在收拾衣物的雜役仆人,然后走下樓梯。在方鸻的視野之中,衛兵們穿過大廳,向這個方向直撲而來。

    “走貨物通道。”方鸻小聲對幾人說道。

    愛麗莎與洛羽點了點頭,逃跑的路線他們早就預演過好多次,轉身就向走廊另一頭走去。

    那里是廚房的倉庫,不過門緊鎖著。愛麗莎上前一步,掏出盜賊工具在鎖孔上一撥弄,鎖頭便應聲而開。

    她推開門,不由皺了下眉頭,貨物通道是開在二樓的一扇門,那里有一座小型滑輪裝置,可以把東西從下面送上來。但昨天晚上應該送過了一次貨,堆積如山的箱子把貨物通道擋住了。

    “團長,”愛麗莎回過頭去,有點不安地說道:“貨物把通道堵住了,搬出來可能要點時間……”

    “你們去搬,”方鸻聽著樓梯下面越來越近的腳步聲,故作鎮定地答道:“這邊我來想辦法。”

    但他心中其實也沒什么底。

    只是正在這個時候,大廳下面忽然一片大亂,什么東西重重倒地,接著是器皿摔碎的聲音傳來。

    “怎么有一只貓!?”有人又驚又怒地大喊。

    “抓住它!”

    “別管它了,你們這些廢物,上樓去!”

    瑞德先生?方鸻聽到下面的聲音,心中不由閃過一絲疑惑。而衛兵們耽誤這點時間,已經足以愛麗莎與洛羽將東西拖開。

    “洛羽,你先下去,”愛麗莎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洛羽點點頭,對自己施了個法術,縱身一躍,輕飄飄落了下去。

    愛麗莎回過頭來,向方鸻招了招手,“團長,你先。”

    方鸻也不猶豫,走過去抓住滑輪組的繩索,順著繩索滑了下去。

    他一落地,再抬頭一看,愛麗莎下來則更加簡單。夜鶯小姐只往下一跳,伸手在窗檐上一搭,便安穩落地。

    三人離開旅店之后,也不回頭,只尋了一個對方戰斗工匠眼線搜索的空隙,便隱入了附近小巷之中。

    這些隱秘的小巷,也正好可以躲過來自于頭頂上的眼睛。

    路線是方鸻評估過的,當然考慮過各種可能性,作為戰斗工匠,也最清楚同行們的把戲。

    他在發條妖精的多控上造詣非凡,自然尤其清楚如何對付相同的手段。

    一路有驚無險,三人安全地來到約定好的地方。

    而其他人早已抵達這里,看到他們出現,才齊齊松了一口氣。

    “團長!”帕沙第一個站了起來。

    方鸻看到人群中的那只虎斑大貓,還有些奇怪對方的動作真快,不過他還是走上去先道了一句謝:

    “瑞德先生,剛才感謝了,要不是你的話,我們可就麻煩了。”

    大貓人瞇了一下眼睛,看著他問道:“艾德,平白無故的感謝我可不會輕易接受。”

    方鸻微微一愣。

    難道之前真的只是運氣好,大廳中有只搗亂的貓而已?

    不過眼下可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他抬起頭看了看左右,只見廢棄的河道中,河水早已枯竭,只剩下雜草叢生的河堤與淤泥而已。

    由于是舊城區,也沒有人整治過這個地方,久而久之,倒成了一處為人遺忘的所在。

    守衛封鎖了街區,但應該遺忘了這里還有一條路,這也是他們之所以選擇這里落腳的原因。

    不過雖然躲過一時,可怎么出城還是一個未知數。

    還有艾緹拉小姐那邊,眼下也不知怎么樣了。他拿起通訊水晶,這才想起要通知一下那邊自己這里的情況。

    只是正是這個時候,水晶忽然亮了起來。

    發給他信息的是天藍,對方直接使用了文字信息:

    “艾德哥哥,在嗎?”

    方鸻看到這行文字,立刻意識到那邊可能不太方便講話,馬上輸入道:“天藍,出了些事情,我們可能暴露了,你們那邊還好嗎?”

    文字回復很快從他視網膜上顯現出來:“我和艾緹拉小姐已經知道了,你們脫身了?”

    “我們在舊河道這邊,你們應該知道,就是預先定好的那條逃跑路線。眼下暫時算是安全了,但奧倫澤應該已經開始戒嚴了。”

    “是艾緹拉小姐?”愛麗莎看著他手中的通訊水晶,在一旁問道。

    方鸻點了點頭,但舉手示意眾人不要打擾,因為天藍的下一條消息又發了過來。

    “艾德哥哥,不用太擔心,我們這邊也快有眉目了。”

    “有眉目了?”方鸻心中滿是驚訝,“艾緹拉小姐找到出城的辦法了?”

    雖然他知道精靈小姐可靠,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絕不會輕易許諾。

    但他怎么也想不出,精靈小姐是怎么在一天一夜之間,聯系上本地盜賊公會,并找出出城的辦法的。

    尤其是在全城戒嚴的情況下,是哪個盜賊公會這么大的膽子,敢頂風作案?

    他先是疑惑,但隨即就是懷疑,不會是盜賊公會在耍什么把戲,想要黑吃黑吧?

    但他把自己的疑惑一說,那邊天藍馬上答道:“不是不是,艾德哥哥你弄錯了,艾緹拉小姐可沒找什么盜賊兄弟會。”

    她打字道,“我們找的其實是艾緹拉小姐的同胞呢。”

    “艾緹拉小姐的同胞?”方鸻愣了,奧倫澤還有森林精靈僑民?

    可他從沒聽過森林精靈有向外面大規模移民啊?

    而接下來天藍的話,才讓他恍然大悟。

    原來奧倫澤是沒有森林精靈的僑民,但確有一個森林精靈的使節團暫住于此。

    十三年之前,巨樹塔恩差一點為帝國的魔導兵器燒毀,并留下了一個丑陋的傷疤——奧西里斯之痕。

    而對于這個以太侵蝕巨樹留下的傷痕,奧倫澤人束手無策,只得求助于艾梅雅的圣衛們。

    出于對于巨樹的尊重,森林女神殿在十年之前派出了一支由德魯伊組成的使節團,來到這個地方修復巨樹的傷痕。

    而這一住,就是十年。

    用精靈們衡量時間的刻度,十年自然算不上多長,但放在人類的世界之中,已足以形成一片固定的聚居區。

    這也是奧倫澤的精靈區的來由。

    “森林精靈要修復巨樹,需要往來于塔恩港與下城區之間,奧倫澤人特許他們可以使用飛行馱獸前往巨樹之上,”天藍繼續說下去,“因此在精靈區內有一個獸欄,里面飼養著許多巨鸮。”

    “艾緹拉小姐的同胞們愿意放我們進去,把那些巨鸮借給我們使用,艾德哥哥,我們可以乘坐巨鸮回到七海旅人號上。”

    這聽起來真是一個瘋狂至極的想法。

    乘坐巨鸮升空,回到七海旅人號上,聽起來容易,但要挑戰的是整個奧倫澤港的航空管制體系。

    在風船誕生之前許多年,艾塔黎亞的原住民就開始使用飛行馱獸,他們在天空之上的歷史,或許并不比另一個世界的人類更短。

    而風船主宰天空之后,艾塔黎亞的空海之上更是充滿了大量繁忙的航線,凡事有利皆有弊,艾塔黎亞人對于天空的掌控,另一方面也讓大陸之上大大小小的城市面對著來自于空中的威脅。

    尤其是對于奧倫澤這樣的空港都市來說。

    這世界上有矛就有盾,矛有多鋒利,盾往往就會有多堅固。面對天空上林林種種的風船與飛行馱獸,奧倫澤——乃至于任何一處空港都會有完備的管制體系。

    這管制體系背后,是維系它運作的空中警戒部隊,港務局的警備炮艇,港口內的炮臺,以及一整套防御設施。絕不至于發生幾個人、幾頭飛行獸、或是一;兩艘風船,就把一個港口弄得一團亂的狀況。

    只是一般來說,這樣的防御體系是針對來自于外部的威脅的。而這一次,可能要用在他們身上了。

    方鸻幾乎可以想象,他們乘坐的巨鸮一旦升空之后,接下來會面對怎么樣的狀況。

    但不得不說,這個計劃有一定可行性——

    他放下水晶,抬起頭來,看著那正停靠在塔恩樹冠之下的巨大陰影,與懸浮在那巨影背后的,大大小小十數個懸浮貨廂。

    那正是,剛剛進港的浮島鯨號。

    ……

    魯伯耶特正目光柔和地看著面前的精靈少女,恭敬地將手按在胸口,行了一個森林精靈特有的折腰禮,“圣女閣下,都準備好了。”

    不遠處古樸的大廳中,仿佛自然生長出一尊木制的雕像,雕像上,正是森林女神艾梅雅的形象。

    圣象下是兩盞木制的燈籠,微弱的火光正映在精靈小姐安靜的面容上。

    “麻煩你了,魯伯耶特先生,”艾緹拉靜靜地答道。

    “為圣女閣下,為女神大人效勞,是我們的榮興。”魯伯耶特答道。

    艾緹拉輕輕點了點頭。

    “圣女閣下,”魯伯耶特沉默了片刻之后,又問道:“圣樹林那邊不久之前問過話,問你什么時候回去。”

    艾緹拉看了對方一眼。

    “快了,”她答道,“魯伯耶特先生,如果圣樹林再問,你就告訴他們,我很快會回去。”

    魯伯耶特垂下頭去,雙鬢銀灰色的長發也跟著垂下去,他深深一彎腰,再行了一禮。

    艾緹拉生受了這一禮,只把輕輕目光移向露臺的方向。

    在那里,翠林環繞的廣場之上,通往獸欄的大門正在打開。

    ……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