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 第三十三章 老狼的牌面
    而死歌還活蹦亂跳,群里一陣爆笑,“兄弟,你還是嫩啊,進狼窩的時間有點短,不知道老狼的辣害,他的人生樂趣就是虐我們。”

    “老狼的死歌還是這么變態,這q跟鎖定技能一樣。”

    “優越狗,一區是真的優越,而我們狼窩是優越中的優越,在召喚師峽谷,超越英雄本身的就是id,認清我們老狼的牌面。”

    死歌的q如果精準,那就真沒其他英雄什么事兒了,至少硬剛是沒戲,誰能一級上來一秒一個q?更何況,死歌的q打到單個目標時的傷害是雙倍傷害。一級和老狼的死歌剛正面,就等于是把自己剁碎了往狼口里面送。

    張瀾不服,當然不服,剛剛是大意了,銳雯怎么會輸給死歌,何況以他的操作?

    “剛剛大意了,再了一局!”張瀾連忙打字說,這不能忍啊,他在江湖上也是小有牌面的。

    “哈哈,還是一樣的配方一樣的味道。”

    “想當年我也是這樣,年輕真好……”

    “講真,我有點懷念狼哥的銳雯了,那才叫賞心悅目。”

    “你丫的有受虐傾向吧,不過銳雯好點,狼隊用瑞茲那才叫絕望的滋味。”

    群里又是一陣調侃,狼窩不但沒阻止,反而更開心的給了他第二次機會。

    然后結果顯而易見,這次死的更慘,明顯張瀾的走位注意了很多,而且沒那么急躁,但問題是,見過追著瑞雯q的死歌嗎,準、狠、兇。

    張瀾交了閃現,依然被死歌閃現跟進一個極限距離的q直接炸死。

    “麻蛋的,感覺老狼的死歌更兇殘了,這是被q的邊緣震死的,感覺都已經出了攻擊范圍一樣。”

    “這個還好吧,他對走位的判定好惡心,有點像我們打鉆石的感覺。完全知道我們的移動軌跡。”

    “樓上的,又優越了,控制控制,不過老狼的日常操作。”

    這次沒人給優越狗第三次機會,其他人紛紛排上,每個都是激情昂揚,車輪戰耗死他。

    李牧則是興致勃勃,車輪戰?

    不存在的,英雄聯盟solo的強度不高,他玩拳霸的時候有次中日對抗賽,一人連斬38人,那才叫慘絕人寰,對抗強度要高的多。

    這樣的對抗訓練,對于英雄的理解,尤其是面對不同英雄對線會有極大的幫助,老狼坑的成員相對就老辣的多,會更穩一些。

    小白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在看了,他打完一局之后就想看看李牧怎么玩,看了之后,就發現玩的不是一個游戲。

    一個玩的全神貫注,一個看得目不轉睛,小白沒問,因為他看得懂,他記憶英雄的技能和特點過目不忘,甚至連傷害數值大體也快背下來了,可是看了李牧的操作就感覺到了差距,對方的判斷大概是靠感覺而不是真的算術。

    也不知道他的對手都是從哪兒找的,各種英雄,明顯的操作很牛逼,有個用圣槍游俠的,小白是見過司馬儀的圣槍游俠,這家伙吹的天上沒有地上少有,但跟這個比起來,簡直是土槍游客。

    最終圣槍游俠憋到六級一波跟死歌同歸于盡,也贏得了第一場平局,狼窩里開心的跟過年一樣。

    看了看時間,不知不覺三個小時過去了,李牧也跟群里的隊友們告別,這才發現一旁站著個小白。

    “牧哥,你是真的牛,我什么時候能有你這個操作就好了。”

    李牧笑了笑,“多練練,你的狐貍用的挺好,可以作為殺手锏,其他英雄還是要準備幾個的。”

    “我知道。”白啟點點頭,也不是菜鳥了,選拔賽開始,用不了多久別人就會針對他,沒三四個能上場的英雄396戰隊走不遠。

    以前李牧沒怎么在意,才來宿舍幾天就享受到了“單身快樂”,以前在家里老媽總是給他帶來巨大的“精神威懾”,打個游戲就像是被套個虛弱buff,保不準什么時候老娘一吼就得連滾帶爬的出去,而在宿舍,愉快,愉快,愉快啊!

    只要在把電腦拿回來,那人生不就圓滿了嘛!

    李牧把眾人虐夠了之后就開始戰隊賽,狼隊的新隊伍又出現了,只不過要形成契合還需一些時間,比賽打的非常膠著,李牧就喜歡這樣的節奏,另外一邊小白在玩了兩把排位之后就開人機練補刀,不亦樂乎,一般人很難耐得住寂寞,司馬儀的補刀就是帶點隨緣的意思,但小白卻能甘之如飴。

    夜晚,寂寞的宿舍,兩個寂寞的男人敲打著寂寞的鍵盤,精神的豐滿碾壓了肉體的空虛。

    第二天早晨,李牧是被小白叫醒的,這小子眼神锃亮,大一的時候李牧招待幾個相處不錯的伙伴去家里玩過,老媽炫耀了一把廚藝,但是各地口味差異很大,唯一念念不忘的就是白啟了。

    司馬儀和范建國還在呼呼大睡,他們是早上五點才回來,顯然實際是爽的不亦樂乎,李牧和小白洗漱完畢簡單吃了幾口面包,到校門口跟趙悠兒匯合。

    趙悠兒已經完全了晨練,洗了個澡,換了一身清爽的衣服,迎著朝陽,李牧真覺得有點耀眼,不過真的是純欣賞,雖然小李同學骨子里也是傲嬌的,但悠兒這樣的,挑戰性太高。

    小白……好像沒什么感覺,這家伙該不會還沒發育吧。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