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 第四百五十章 起勢了
    決賽的關鍵場,雙方選手說沒壓力簡直是做夢,其實大家玩個排位的晉級賽,如果打到最后決勝局,也都會緊張,甚至各種跪舔隊友,脾氣好的不得了。

    何況這是職業賽的決賽。

    強大的心理素質是每個想要奪得冠軍的選手必須具備的,在lol的比賽中,有不少天才,常規賽非常耀眼,但是一進入關鍵比賽就會掉鏈子,在傳統體育也不少這樣例子,問題就出現在心態上。

    而這支狼隊很奇妙的達到了平衡,老油條008發哥,不知緊張怎么寫的狼王,莽王之王tank,還有穩重的下路組合,或許會有點緊,但是有李牧和發哥在,這種情緒很快就會平緩。

    中路,蛇女上來就越兵線壓制,當初狼王就是這么對待瓜神的,壓了瓜神40刀,慘絕人寰,不過想壓制麗桑卓還是沒那么容易的。

    紅色方tank打完自己的石頭人,直接先打f4,關鍵局他的打很穩,反倒是ld住了這個心理,男槍拿了自己的蛤蟆,去偷千玨的紅,兩人差點轉角遇到愛,打完f4的tank還是發現了,這火大啊,當著自己的面搶自己的紅,對打野來說這跟搶老婆沒什么兩樣。

    紅buff還剩600點血不到,雙方拼懲戒,男槍搶到了,ld一波很果斷,拿了紅就跑,畢竟別人家野區,對方中上的支援更快,千玨一路追,但是追不上了,只能罷休。

    但是中路蛇女追著麗桑卓狂噴一套,藍都快打光了,麗桑卓剩下三分之一血,吃紅藥拉開。

    有傳送的麗桑卓很淡定,打不死人是沒用的,雙方都是多蘭戒,紅瓶出門。

    當然蛇女通過e技能可以控住藍,而麗桑卓就是推線,卓云海是絕對不會跟李牧在對線上糾纏,更不會琢磨什么單殺的事兒。

    他知道killer一直在挑逗他的情緒,不能上當,選蛇女就以為他會激動嗎?

    不會的!

    他已經不是當年的rank第一蛇女了,而實際上,他已經……很久不玩蛇女了。

    蛇女q中麗桑卓,李牧瞬間爆發,對著麗桑桌沖臉狂噴,麗桑卓交冰川之徑拉開。

    “海王有點慫啊,可能是擔心千玨在吧,可實際上千玨沒紅buff,真拿他沒辦法的。”羅三炮說道,海王穩的有點嚇人。

    只是這樣的話,感覺換血很虧啊,會很快被打回家的,此時的下路和上路都比較平均。

    4分半多一點,蛇女又主動打了麗桑卓一套,卓云海的麗桑卓果斷回家,傳送上線,但剛落一地,蛇女立刻又一頓蒙頭爆錘,打掉麗桑卓三分之一血。

    但是麗桑卓不為所動,只是清線,這種消耗并沒有太大用處,甚至在躲技能上,卓云海也不會為躲而躲,有的時候過于較真,“情緒”就會上來,一旦有了情緒,在面對killer的時候機會被抓住。

    為了對付李牧,卓云海想過無數中應對的方法,但最終他認為是情緒上的控制,按照自己的節奏打。

    他應該戰勝的只有“自己”,而不是任何人。

    他是卓云海,獨一無二。

    蛇女看沒什么用處,走到自己這邊河道拐角卡視野想回家,被麗桑卓一個超長距離的e技能冰川之徑打斷。

    他要做的就是反挑逗,折騰一下對手,雖然不一定有用處,但這是個回應。

    跟李牧的對戰,就是他想打,自己就退,他想退,自己就去騷擾。

    ld一把也相當活躍,又去反了個大石頭人,tank這個爆脾氣,這男槍沒完了,又來!

    千玨追擊,位置便利,發哥的龍龜先支援了過來,狼隊這邊打打一套,波比也支援過來,雙方發生小團戰,龍龜嘲諷有點惡心,woe開始撤退,波比開堅定風采頂了一下龍龜,男槍交閃拉開。

    與此同時,下路互換一波技能,雙方的治療和虛弱交了,但閃現還在,顯然都在找機會,但心態又控制的非常好。

    第三局打到現在,woe不但沒有受到上一場的英雄,全員的戰斗士氣都非常高漲,狀態也在拉升。

    上路,發哥殘血按下b鍵回城,n也不給“老前輩”面子,一個大招錘飛,被錘到靠近二塔的地方,落地的龍龜還是一個b鍵繼續回,不知怎么,就覺得看起來超萌。

    當然雙方的隊員可沒有絲毫這樣請輕松的心態。

    中路麗桑卓避戰,反正就是清兵,他不著急,“ldd,d!”

    雖然蛇女帶的是凈化,但還是要抓一抓的,只要抓出凈化,下一波就能秒,麗桑卓配男槍,如果不狠狠的制裁一下蛇女怎么行?

    “我覺得這一場有的打,蛇女看似打的兇,可是補刀并沒有領先,甚至還掉了幾個,蛇女幾波支援,還是有損失的。”寒星說道。

    “是的,從第二場開始,woe做的最好的地方,就是沒讓killer的游走帶偏。”

    “這也是bilu教練帶來的變化,前期好好運用,中后期打團,目前woe是面對狼隊做的最好的。”

    牛頭和千玨在中路河道排視野,但麗桑卓絲毫不給機會,面對有閃有e的麗桑卓,也沒有什么胃口。

    其實這也是很長時間來,其他戰隊質疑狼隊的地方,很多時候現實是“你想開,開不了”,狼隊如何應對,只要對手視野做的好,真的就開不了。

    如果亂跑,或者強行開,最終只會差距越來越大,所有反狼聯盟的人都從woe的打法上看到了希望。

    周旭陽在自己華麗的辦公室看著今天的決賽,他沒有去現場,他“創業”的第一次重要的決賽,卻不能在現場,以老周的性格,心中已經動了刀子。

    當然表面上evg云淡風輕,俱樂部還是那個樣子,畢竟只是春季賽,還有“磨合”的借口,就算是老板也不敢大動干戈,他們的比賽結束了,幾個“大佬”該直播直播,該跟女朋友逛gai的去逛gai。

    對周旭陽來說,卻是恥辱的一戰,就算輸也要輸給狼隊啊,怎么能在半決賽就淘汰?

    “你覺得有可能嗎?”周旭陽問道,他的面前坐著一個熟人。

    許天。

    是的,城際賽資格賽的鎩羽而歸,其實op戰隊并不愉快,背后也有一類人各種噴,只有許天,并沒有抱怨,而是感激了那次機會,同時也沒有想跟他套近乎,要什么幫助。

    坦白說,周旭陽欣賞這種人,這是能成事兒的,仔細想想,城際賽也不能怪許天,誰碰到這樣的李牧也沒辦法。

    這一次,是周旭陽親自邀請許天加入的,這是一個對國服非常熟悉,又非常懂的人,以前也經常聽許天說一些各戰隊情況,對lpl也很熟,這支evg看似是他的,其實完全被d和徐方架空了,工作人員幾乎都站在他們那邊,雖然不至于明著對抗,但是工作中,想找個借口太容易了。

    許天明白周旭陽的意思,他想引入卓云海,“要看這次決賽的結果,我覺得只要狼隊奪冠,絕對可以試試,對方有什么要求就給什么要求好了,目前的電競市場正在成長,還沒有完全成熟,并不是所有的老板都看好未來。”

    “我看woe起勢了。”

    許天微微一笑,“我認真研究了李牧和張球這兩個人,所有人都小看了他們,這手蛇女,大概從城際賽的時候就開始鋪墊了吧。”

    一瞬間,一些已經被周旭陽遺忘的記憶統統涌了上來,那是一個被李牧支配的夜晚。

    8分鐘,男槍藍色方f4外墻插了個真眼,卡視野等機會,為了抓蛇女也是拼了,與此同時巨魔也支援過來了,只要蛇女出現一個走位失誤就能讓他萬劫不復。

    蛇女目前這點小主動性,如果死一次就會全崩。

    五六秒過去了,蛇女不露絲毫破綻,卓云海有點難受,這樣分經驗,他扛不住啊,直接e過去,蛇女立刻往上路走,因為上路河道草叢里有自己的真眼,往上走是安全的。

    男槍和巨魔距離太遠,跟不上,而且一露面,看到位置的蛇女,翻身就給大招,石化麗桑卓,打了一套,牛頭和千玨也支援過來。

    巨魔一個柱子卡起牛頭勸退。

    “麗桑卓有大,不打!”李牧說道,比耐性,在lol的世界里還真沒人能和他比,他已經等了三年了。

    這一波woe還是浪費了不少時間。

    woe的氣勢和狀態沒有超乎老球的預料,不要指望對手都狀態不好,要考慮到對手超水平發揮,這個時候,首先要把自己的事兒處理好,不犯錯,才能抓機會。

    這個心態其實在rank中也是一樣。

    但是撤退的時候,小白還是有點耿直了,他覺得對手不敢打,但是巨魔突然纏住他,追著錘,麗桑卓進場直接給了大招,牛頭沒6級,交閃的一瞬間還被套上了虛弱,下路飛機也支援過來。

    鏡頭上,卓云海在指揮,這一波就是抓著小白經驗不足,這個不足,就是警惕心不夠,所謂安全,其實并不安全。

    男槍一個大招把閃出去的牛頭轟了下來,收下人頭。

    “nice,beef,nice!!!”ld道,他的狀態也起來了,從開局頻繁入侵就能看得出。

    他們想贏,哪怕是lck叱咤風云的時候也沒見過教練給他們鞠躬的,一定要贏,像個男人!

    狼隊丟到一血,tank也沒閑著,和龍龜抓上路的波比,n的波比大招引導起來,巨錘旋轉,發哥的龍龜預判閃現規避,但是波比突然取消大招,閃現壁咚千玨,借身位移,往塔下溜走。

    這一波完美逃生,波比教學啊。

    “woe全員的狀態都提升了,嘖,真的是一支奇怪的隊伍,一定要對手錘一通才能爆發小宇宙,n也恢復了新人王的姿態。”

    10分鐘了,woe領先一點點,在防gank上做的很好,蛇女也被困在中路,海王做的很好,而且補刀上絲毫沒被壓制。

    “老狼在搞什么飛機,一個小海子還不趕快拿下!”葉芷萱又有點急了,她慶功宴都準備好了,別耽誤下班時間啊。

    一旁的悠悠也有些緊張,看似李牧不經意,但是悠悠已經不止一次聽到李牧想要拿到一個冠軍了,似乎有什么理由。

    越是到了賽點,越是要謹慎,多少人都是輸在經驗和情緒上。

    盡管李牧以往有輝煌的戰績,但那是多少年前的事兒了,而且這完全是兩種游戲,以前他是孤身作戰,而現在團隊,光是他自己不犯錯還不行,要整個隊伍都要整齊劃一。

    “不過卓云海是厲害,這家伙比菜瓜猛多了,補刀還領先了一點。”葉芷萱撇撇嘴,以往貝爺縱橫江湖的時候,唯一讓她服氣的就是老狼和卓云海。

    “其實卓云海的操作非常好,也很細膩,以前只是被李牧掩蓋罷了,千萬不能急啊。”悠悠也說道,看看半決賽里,卓云海的各種單殺。

    跟現在的麗桑卓簡直跟換了一個人一樣,而實際上卓云海現在狀態朝好,因為他面對的對手,他也想贏。

    這絕對是針尖對麥芒的比賽,恐怕交手的兩人也都非常清楚。

    李牧的蛇女一直想找機會消耗,但發育到這個時間點,機會并不是很好,而且有些機會是陷阱。

    11分鐘男槍又來中了,但是被真眼發現,男槍排眼,一個真眼阻擋一次gank還是很值得的,同時千玨想上路抓波比,但也沒用,波比這一波位置很好,n也感覺到對面的打野有點問題啊,老是喜歡抓他。

    難道他就這么容易被突破嗎?

    經過兩場,n也收起了和發哥的“對抗心”,他被譽為發哥的繼承人,也太想證明自己了,這樣就容易犯錯,現在他穩了下來。

    想抓我?你可以試試!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