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就是打架
    說真的,不僅僅是如此,不少英雄的理解,老狼完全領先版本,狼王出世,這是要天下大亂的征兆啊,奈何外面的人根本不懂,說了也不明白,非要自己體驗才會長記性。

    剛剛如果周圍有野怪,他肯定會飛天吊起來,但沒有的情況下吊起來就是原地等死,一旦位置被老狼卡了,交了閃都要死。

    這個變態。

    殺人誅心鶴頂紅!

    “這尼瑪是什么傷害!”哈哈也驚呆了,臟話都罵出來了。

    “感覺他不是在玩法坦,而是刺客啊。”luoli也是胸口起伏,這……沒見過這么玩的。

    回放給出來了,蜘蛛不是失誤,而是感覺到了危險,直接交閃跑路,卡牌顯然沒有這種覺悟,他也不覺得瑞茲能殺他,但是一套就擼了個半血,瑞茲的傷害有點看不懂,可是交了閃現,感覺應該追不上,然而瑞茲大招的移速加成效果剛剛好追殺到位,加上禁錮的那點時間,卻讓瑞茲把剩下的連招擼完。

    這不是偶然,就是告訴你,見面就能打死你!

    臺下的觀眾又沸騰了,真的,正式比賽很少有這樣的情況,看狼王的比賽就跟看大片一樣,真他娘的總有驚喜。

    臺下的參賽選手有點沉默,幾個狼窩的人則是一臉平靜,因為老狼一直就是這么玩的,撩妹的選擇沒錯,因為他知道老狼朝著他去就是要殺他,但……外人不懂啊。

    周旭陽舔了舔嘴唇,有點干,一直以來,他都覺得396能取代op代表滬政出戰城際賽是運氣成分,甚至到上一把發條逆天翻盤,他都覺得是運氣,但這一刻,他知道,他錯了,自始至終,他們都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卓云海,,卓云海似乎……挺開心的,眼神中充滿了興奮,周旭陽微微松了口氣,還好,這一次,準備的很充分!

    “哇,哇,老狼開始騷了,閃現不要錢了!”

    “卡牌太浪了,滿血不回家,找死啊!”

    “他是要強行扭轉節奏啊,把對手的仇恨都拉到自己身上,感覺woe要亂。”

    “撩妹的地位不行啊,顯然沒能讓隊友引起足夠的重視。”

    “這瑞茲這么發育下去,可是要成為恐怖的怪物了。”

    “不,艾歐尼亞的恐懼正在成型,這幫小朋友對傷害一無所知啊。”

    狼窩的過來人們非常開心的討論著,都是過來人,他們都被制裁過,所以看著有人分擔他們的痛苦還是很舒服的。

    這一波單殺直接把woe青訓剛剛即將起飛的節奏給打沒了,游走一下子慢了下來,似乎心里一下子橫了一根刺一樣。

    接下來幾分鐘,雖然有幾次照面,但都沒打的起來,瑞茲也又開始到處吃兵線,發育,瑞茲是個吃貨,這是李牧的理解,局面只要僵住,他的瑞茲這種發育,這跟發條又不一樣了,發條是要拉扯找機會,瑞茲,呵呵,別被逮著。

    倒是中路的時候,悠悠看見卡牌,也不知怎么上頭了,直接一肚子撞了過去,打了一套,可她不是瑞茲,被卡牌反手黃牌定住,草叢里小炮和錘石出來跟上傷害和控制,直接把酒桶打死。

    “啊,啊,啊,不好意思,浪了!”悠悠吐了吐舌頭,連忙說道,她是想裝身后有人的,沒想到卡牌根本不上當。

    卡牌才叫氣啊,對方當他是白癡嘛,雖然沒瑞茲的視野,但他有判斷瑞茲的位置好不好,何況自己身后還有兩個隊友,連一個女打野都不把他當人了。

    雖然有點浪,可是很明顯396是活躍起來了,英雄聯盟最怕的是僵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或者只知道干什么,靈活,多變,才是關鍵,396秉承了狼隊的性格,要敢打,要敢秀,要敢于背鍋。

    下路收線的瑞茲藏在草叢里,突然出來w禁錮中小炮,嚇得小炮一個大招轟走瑞茲,同時火箭跳躍往后逃.

    反打?不存在的。

    woe青訓吸取上一把的教訓,開始冷靜運營偷c位發育,等小炮三件套打團,他們要用整體性剛對方,而不是盲目的逼團。

    但396顯然不打算跟對手玩運營,狼窩的理念就是打架,打架,再打架!

    上路的鱷魚直接開大橫沖直撞e沖臉,卡牌反手一張黃牌,q都不放就開始撤退,他知道對方很肯定有人,果然半路酒桶殺出,肚子一挺,肉彈沖擊再次撞中卡牌,鱷魚撲上來wqa一套冷酷暴君連招,卡牌殘血,交了閃現過墻想跑,結果墻對面一個大舌頭的塔姆在等著,一舔,二舔,三q,吃掉!

    塔姆收掉殘血卡牌。

    這并沒有算完,殺了卡牌之后,酒桶和塔姆從藍色野區溜對方中路二塔,酒桶e閃大招,直接炸回諾手,天可憐見,孤兒般的復仇之矛忽然看到一個殘血的諾手,本能發起了攻擊。

    復仇之矛全場第一次進攻,戳戳戳戳!

    加上酒桶和塔姆的輔助,滑板鞋終于拔矛拔死諾手,收下一個寶貴的人頭。

    這一刻,司馬儀感動的想哭,作為一個adc,理論上的核心c位,他終于拿到人頭了。

    雙方接下來的幾分鐘之中也是各種打架,396入侵的太厲害了,看起來純粹為打架而打架,司馬儀……送了一次頭,但是瑞茲也和酒桶制裁了一下諾手,魔抗不多的諾手真的不耐擼,被瑞茲打了兩套就死了,酒桶完全是來蹭助攻的。

    卡牌不是沒想著飛一下改變局面,但開了個大,卻發現396戰隊整體站位非常靠攏,飛啥?

    其實396的陣容挺惡心的,卡牌想強行大招的目標并不多,鱷魚?塔姆和滑板鞋的雙保護?酒桶也有位移?

    哦,對了,瑞茲沒有,可,你敢下去嗎?

    王益生的卡牌出了個巫妖,但完全沒做到事情,捏著大招對其他路的威懾力不足,開大往往就是開開圖。有幾次野區遭遇,蜘蛛其實是有機會的,但是酒桶入侵,塔姆必然也在,實在太惡心了,蜘蛛控到酒桶就被塔姆吃,錘石鉤中也是一樣,這讓撩妹和big都極為的不爽,而且這個塔姆走位不僅猥瑣,反應也很快,很難先手控制到他。

    瑞茲牛逼也就罷了,為什么連塔姆都跟著騷起來了,自從那次瑞茲交閃現殺卡牌之后,這該死的蛤蟆就放浪了,不管adc死活跟著酒桶到處游走。

    這似乎應該是woe青訓才能有的野輔雙游啊!

    21分鐘,woe青訓四人中路集結,滑板鞋和塔姆立刻撤退,錘石閃現預判鉤,精準鉤中滑板鞋,但身旁的塔姆一口吃下去往后撤。

    這還能跑?

    閃現就交了,錘石也上頭了,直接拉向塔姆,原地開大,蜘蛛、小炮、卡牌一擁而上想先把這對下路組合秒了,河道草叢,396雙傳送落下,此時塔姆開了個灰盾,打了一半的woe青訓,立刻撤退,瑞茲落地,直接一個符文禁錮定住了蜘蛛,剛剛蜘蛛的飛天已經交過了。

    蜘蛛被瑞茲wqerqeq直接擼死,鱷魚則是配合滑板鞋塔姆打死了錘石,小炮和卡牌一個往上一個往下跑。

    比誰跑的快?

    不存在的,塔姆吞掉滑板鞋鉆地,追上卡牌,而鱷魚酒桶和瑞茲則去追小炮,小炮雖然靈活,但弧線包抄,讓小炮干脆草叢開個b等死。

    至于……諾手……

    沙漠駱駝在自己家二塔處清兵,傳送……有的,但是他不想。

    “我靠,駱駝,你干嘛呢,對面雙傳送都下來了,你怎么不來?”

    中川哥怒道,這個死東西,老早看這個倚老賣老的家伙不順眼了,簡直是個廢物。

    “我下去送嗎?還沒開始打,你們就跑了,你們沒看看現在瑞茲的裝備?”沙漠駱駝毫不客氣的懟了過去,“剛剛還說要穩住,該讓的就讓,不要被396的節奏帶了,誰開的團?現在打得過嗎?”

    沙漠駱駝也是生氣,這幫人怎么回事,人家怎么說都是晉級八強的隊伍,現在經濟估摸落后三四千,怎么打的像是領先了五六千一樣?

    “駱駝哥,我的,浪了,先弄一下這個瑞茲!”錘石把鍋背起來,省的大家吵,他也沒想到塔姆這么能抗,對方的支援也這么快。

    ---

    (lpl夏季賽6月1日開賽,六一真是個大好日子。)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