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小說 > 英雄聯盟:我的時代 > 第二百二十六章 悠悠過來吃肉
    “哈哈,也不能這么說,職業賽場畢竟自由度要小,戰術考量不同,我覺得這手瑞茲應該有驚喜。”冷漠還是幫李牧說話的,感覺大家對這位突然冒出來搶風頭的“狼王”還是帶有一些敵意的,出來混,都要熬資歷,要么就是在職業賽場一戰成名,這狼王是什么鬼。

    雖然這手值得商榷,但他也沒有改變的立場了,但愿他是真的瑞茲精通。

    臺下的桃酥自從看到流浪法師的時候激動的不停的晃動著身邊的金貝貝,“貝貝姐,瑞茲啊,瑞茲登場了。”

    金貝貝反手抱住桃酥,“瑞茲能和發條比嗎,還這么囂張的直接先亮出來,人家的卡牌選的多好!”

    是的,金貝貝還真不太信,如果說她的理解還很片面,那整個職業圈都不看好的瑞茲中單,能有多強?

    “可是我從狼窩打聽到的消息啊。”

    “桃酥,你這么天真怎么行,別那么相信男人的話,男人的嘴,騙人的鬼!”金貝貝很受不了桃酥的崇拜感,如果不是比賽的時候很認真,她真的懷疑這家伙是不是叛變了。

    就坐在大富翁隔壁的天王直播相對淡定,第一場的超神發揮讓周旭陽就跟坐過山車一樣,這李牧就跟打不死的小強一樣,每次都以為能讓他萬劫不復的時候,他就給你點驚喜。

    “瑞茲如何?”作為曾經的中單,周旭陽當然會玩,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理解跟頂級中單還是有差距。

    卓云海微微皺了皺眉頭,“看看”。

    是的,這個英雄被削之后,他玩的很少,感覺發育上還是存在一定的問題,q現在容易被小兵擋住,缺少位移容易被gank,但只要發育起來確實強大,當然可以選,卻不是最優選。

    藍色方woe vs 紅色方396

    上單:諾克薩斯之手 vs 荒漠屠夫

    打野:蜘蛛女皇 vs 酒桶

    中單:卡牌大師 vs 流浪法師

    射手:麥林炮手 vs 復仇之矛

    輔助:魂鎖典獄長 vs 河流之王

    “比賽開始,……啊,396的下路可以啊,拿了版本超強的下路組合還換線了,這一波相當可以。”哈哈笑著說道,“但換線對woe青訓可是一點不虧,小炮前期要發育,而且換線的套餐熟悉度來說,woe青訓肯定更強。”

    “哈哈,別忘了一會兒的采訪要叫爸爸的。”小漠提醒道。

    哈哈臉色一僵,一旁的luoli也是忍俊不禁,更不用說直播觀眾了,都快噴墻上了,“那也要他有機會站上采訪席,上一把的好運氣不會再有了,職業隊的調整能力是值得信賴的!”

    396根本不在意外面怎么看,換線也是大尾巴狼重點練的,尤其是下路的狀況,前期發育很重要,司馬儀也真的是受夠了被鉤來鉤去,玩了個心理戰。

    脾氣?當然是有的,可是無論誰,如果被摧殘的過多,這脾氣也就沒了。

    “上單跟著打野吃點經驗,這倒是避免了396兩路過早爆炸。”luoli說道,“換個adc的話,我也會更看好396一點。”

    上一把雖然是396獲勝,但說真的,發條上演了太多逆天的表現,這種運氣不會一直延續,比賽還是要靠硬實力的,不但下路劣勢,諾手和鱷魚對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感覺沙漠駱駝能打的對方那個范建國生活不能自理。

    中路卡牌傳送閃現,瑞茲也是傳送閃現,這次沒帶疾跑了,面對卡牌如果不來一手傳送的話,感覺其他路會一去不復返的。

    中路對線,瑞茲打的非常兇,一級就開始錘卡牌,而且q的命中率有點恐怖,配合平a,才一波兵線,卡牌就掉了三分之一血。

    “一級的瑞茲這么兇嗎?這走位,這角度,我靠!小兵縫里放q?”

    “老狼是有點不當人啊,不過也沒什么用。”

    生哥的心態控制得很好,并沒有第一場的失利而變得莽撞,畢竟是要當職業的人。走位向后一拉,有黃牌在手,你還敢越兵線不成?一級小兵的仇恨還是很猛的。

    這一把還是要看打野。

    下路組合帶著各自的上單在推上路塔,這一把換線也讓396的上單少了不少的壓力,諾手這種怪物前期拿了人頭確實很殘忍,蜘蛛配諾手,就算鱷魚有位移,也沒那么好跑。

    此時中路也在交換,瑞茲有點兇,王益生的卡牌很穩,但是捏著黃牌也上不去,他心里還是非常忌憚的。

    撩妹是心照不宣,直接來中路,他太清楚老狼了,這要是不制裁一下,以后的日子就沒法過了。

    此時都是3級,如果換個人,撩妹現在絕對敢e閃摸個大獎,但是是老狼,他得忍,李牧完全沒有視野,但是瑞茲的距離把控的非常好,撩妹狼感覺在e的范圍內,可是又感覺差了一點點,他在狼窩里聽貪狼他們提到過,老狼有一手“寸距寸移”的能力,所有英雄的技能距離圈在他看來就像是開掛顯示一樣精準,但凡這種可中可不中的時候,都代表著老狼在釣魚。

    而酒桶則在刷野,撩妹并不著急,打野的水平沒那么強,損失一點不要緊,他整理上一局的思路,其他路放一放,在團戰中不一定能把身上的傷害打足,但放任老狼情況就不一樣了,這也是大尾巴狼常說的,換個角度看問題。

    “生哥,賣一賣。”撩妹說道,懷疑不代表真的開圖,雙方博弈的是個心態。

    其實不用撩妹說,卡牌已經在演了,再強的中單也的需要打野,否則日子沒法過,這也是王益生一般不會和撩妹狼多做爭執的原因,中野失和倒霉的還是自己的。

    已經切牌甩臉了,瑞茲果然壓迫了一下,但就在撩妹準備出手的時候,嗖的一扭又回去了。

    真的,相當的惡心,撩妹剛準備走他又往前靠了一波,可是緊跟著又拉了回去,瑞茲的身體一直在小動作折返。

    撩妹……放棄了,浪費太多時間了,他知道,這種走位已經代表著老狼在戒備了,出去也沒用,只能暴露自己的位置。

    一血塔還是被woe青訓隊拿掉,在蜘蛛剛走沒多久,李牧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悠悠過來,有肉吃!”

    剛剛偷完對手的f4,4級的酒桶直接朝著中路的草叢走去,王益生的卡牌壓的有點兇,雖然打野走了,但對方又不知道,他就是裝打野在,打的兇一點,小賺一點,這也是一個心理博弈。

    然而剛剛交了藍牌,瑞茲突然閃現w打了一套qe,酒桶露頭,一點也不省技能,直接e閃接控制。

    蜘蛛其實并沒有走太遠,但這個時候回頭肯定是來不及的,心中惡心的要死,就知道會這樣,他給中路打信號了,但顯然王益生根本沒把對方打野當人。

    first blood!

    瑞茲拿下一血,但是卡牌總算控制住了心態,并沒有交自己的閃現,雖然丟了一血,可對手也交了兩個很關鍵的閃現,這波……不算虧。

    “nice,師傅,這波閃現很靈性。”悠悠很開心,她就喜歡師傅這樣有覺悟的中單,不要什么都等著打野來,要為偉大的打野主動制造機會。

    酒桶施施然走了,卡牌復活傳送上線。

    “中路沒閃,撩妹,刷完一波過來!”王益生聲音有點沉,心里相當相當的不爽,他的位置就靠前了那么一點,誰能想到這家伙竟然交閃現上來打,要是蜘蛛剛才一直在,這一波他們就炸了,運氣真好,就早走了幾秒鐘。

    撩妹應了一聲,但他的打野直覺告訴他,這個時候真不應該去中路了,老狼在玩他,一定是從卡牌身上洞察了什么,有的時候老狼特別妖,對面酒桶雖然是個妹子,但肯定是經過老狼調教的,不會太差的。

    ---

    (我靠,我發現一個bug,單個章評不能超過99。來,那我跟大家講個道理,慢,跟我讀“摸按-慢”,no短,我膨脹了,反對我的人一定少于100!)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