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我有一座恐怖屋 > 第516章 一般的殺人狂可不敢跟您比(上)
    亂糟糟的臥室里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地板上扔著衣褲和各類書籍,茶幾堆著各種空瓶子,以及沒來及收拾餐盒,整個房間唯一還算整齊的就是電腦桌。

    “范聰,玩游戲時間長了,偶爾也活動一下,把屋子稍微收拾收拾。”陳歌小心翼翼走到電腦桌前,看向電腦屏幕。

    漆黑的屏幕上有一行血字——你殺死了小布。

    “這個字很像是孩子書寫的。”陳歌在明陽小區104房間也看見過類似的字體。

    “玩的時候不要戴耳機,那個音樂聽多了會神經衰弱的。”范聰很有經驗,他熟練的點擊屏幕,那行血字緩緩消失,屏幕一閃,游戲畫面恢復正常:“操作很簡單,就是用鼠標不斷點擊就可以了,對了,你要喝點什么?可樂行嗎?”

    “好的,謝謝。”陳歌的注意力已經被電腦屏幕吸引,眼前的畫面完全是那種萌系少女風游戲,主色調是粉色,看著很暖很可愛:“你能把這樣一個游戲玩通關也挺厲害的。”

    “只是無聊,瞎玩。”范聰有些尷尬,推開門沖外面喊了一聲:“哥!拿兩瓶冰可樂過來。”

    沒過一會,范大德端著一個餐盤走了進來:“我隨手做了兩個小菜,你倆玩累了可以吃點東西。”

    東西放下后,范大德并沒有要離開的意思,他也很好奇的看向電腦屏幕:“陳老板,你玩的時候注點意,這游戲時不時就會突然冒出很恐怖的場景,你可別被它現在的畫風給騙了。”

    “放心吧。”陳歌沒有去吃餐盤里的東西,他這人有個習慣,離開鬼屋后,不吃任何人給的食物。

    點擊鼠標,陳歌很快上手,他操控小布從床上坐起,然后走出房門。

    在范聰的講解下,陳歌很快摸清楚了游戲地圖,游戲內的場景和現實當中的荔灣鎮幾乎一致。

    十幾分鐘后,陳歌找到了小布的同學家,剛準備打開密道的門,忽然發現在鼠標點擊墻壁的時候,下面會出現一個聊天框——同學的家好大,要不要去二樓看一看?

    這句話應該是小布的內心獨白,陳歌看完后回頭望向范聰:“你去過二樓嗎?”

    “只有一張小布同學的獲獎證書,我每一個地方都點擊過了,用的是地毯式排除法。”范聰十分確定。

    陳歌想了想還是操控小布來了二樓,正對房門最鮮艷的地方孤零零貼著一張獎狀。

    用鼠標點擊,對話框再一次出現——姜小虎同學表現突出,被評為三好學生,特發此狀,以資鼓勵。

    “姜小虎?!這不是姜龍的孩子?我剛才104房間的那幅畫里見過!”陳歌盯著屏幕,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這么大的房間里,只貼著一張獎狀,這是想要表達什么?”

    他想不明白,又操控小布回到一樓,打開密道的門進入其中。

    明媚可愛的畫風在瞬間變得陰森詭異,地面上是向日葵凋零的花瓣,密道磚塊縫隙間好像有一只只眼睛睜開又閉合,感覺就好像美夢瞬間變成了噩夢。

    “陳老板,從現在開始你一定要小心,危險可能會來自任何一個地方,稍不注意就會喪命。”范聰也緊張了起來,抓著可樂罐,雙眼緊盯屏幕。

    走出密道,看見公交車站臺和紅雨衣女人,前面的劇情范聰都已經攻略,陳歌只需要做出正確的選擇即可。

    “你之前說劇情卡住了,是卡在了什么地方?”陳歌已經順利度過前面幾個關口,甩開了紅雨衣,躲過馬福的追蹤,擺脫了醉酒藝術家,整逃操作行云流水,小布在他的操控下就好像活了一樣,非常靈活。

    “天黑以后,不能在街道上走,否則會莫名其妙的死亡,必須要躲在建筑里才行。”范聰指著屏幕最上方:“看見天空的顏色了嗎?現在是灰黑色,等完全變為黑色就預示著天黑,這個游戲細節做的非常好。”

    “那我現在應該干什么?”陳歌操控小布站在十字路口,有些迷茫。

    “按照我之前的經驗,距離天黑還有十分鐘,你必須在這十分鐘內,給小布找到一座安全的房子,而我就是在這個地方卡住的。”范聰放下可樂,撓了撓頭:“普通房子你根本進不去,我嘗試了很多地方,整個小鎮天黑后只有旅館和小布自己家所在的單元樓可以正常進入。”

    “那你讓她回自己家不行了?”

    “她家里有一具尸體,鄰居家有一個女鬼,樓底下的草叢里有個殺人犯正在肢解受害者,我試了無數次,回家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范聰眼睛都腫了:“天黑后,這個游戲難度飆升了十倍,根本不留活路啊!”

    “確實挺過分,那就讓她去旅館。”陳歌依舊很平靜,他這時候還在計算著時間。

    “去旅館就更慘了,店老板是個變態殺人狂偽裝的,廚師是個精神不正常的瘋子,房客除了小布,全都涼透了。”范聰似乎是終于找到人可以訴苦了:“我今天下午的時候,狠了狠心選擇了旅館,結果被店老板追了二十分鐘,設計這游戲的人就是個變態,小布一碰就死,等于說整個游戲玩家就一條命,死了就從頭開始。”

    “照你這么說,這還是拼操作的游戲?”

    “我現在能想到的唯一通關方法就是跟店老板玩一晚上捉迷藏,等到天亮然后離開旅館,除此之外再沒有熬過夜晚的辦法了。”范聰是破罐破摔。

    “讓我來試試。”陳歌看了下表:“距離游戲里天黑還有七分鐘,我先去小布家里看一看。”

    他操控小布來到荔灣鎮某個還算高檔的小區當中,畫風改變后,溫馨的小區變得冷清陰森,那些熱情的鄰居也全都不見了。

    “回家必死無疑。”范聰已經不忍心再看下去了,小布每死一次,他心里都有種說不出的難過,這游戲好像已經影響到了現實當中的他。

    草叢沙沙作響,陳歌操控小布遠遠避開。

    她直接進入家屬樓,這時候電梯剛好打開,一個穿著黑雨衣的人走了出來,那人有些刻意的低著頭。

    屏幕下面彈出了一個聊天框——你沒有看清楚他的臉,但是你記住了他的體型特征。

    乘坐電梯回到自己家,陳歌操控小布剛打開門,聊天框就再次出現——你發現繼父被人殺害倒在血泊當中。

    進入屋內,屏幕上彈出了三個選項。

    一:立刻報警,然后尋求鄰居幫助。

    二:找來針線為繼父縫合傷口,將繼父做成布娃娃。

    三:不管他,睡覺。

    陳歌思考了一會,選擇了三號選項。

    “哥,你冷靜一下。”他這邊剛選完,范聰就立刻站了起來:“你確定要選三?”

    “你也說了,鄰居是女鬼,一號是必死選項,二號不符合一個正常人的思維,相比較來說還是選三號吧。”陳歌很認真的回答道。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