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地煞七十二變 > 第三十六章 水月觀
    ,

    一事不勞二主。

    這句話的意思是,當你坑一個人的時候,第一次也許會心懷愧疚,但第二次就理所當然、水到渠成了。

    所以,當三人帶著泥魃扣響水月觀的大門時,是分外的坦然。

    甚至于原來還扭扭捏捏的馮翀,在出城門前,主動要與兩人統一說辭,譬如真人拒絕,該怎么勸說云云。

    李長安倒沒想這么多,人家真不樂意,還能把妖怪硬塞進去不成?

    但眼瞧著山門里遲遲無有回應,他干脆四下張望,回頭遠眺來處。

    水月觀掩在瀟水城外的一座小山當中。

    此時的山門前方,是視野開拓、月光皎然。

    遠眺所見。

    近處是一片郁郁蒼林,一條幽僻石道掩藏其中,蜿蜒往山下而去。再遠些,河水緩緩東流,映出月光粼粼,瀟水城便安睡其畔。城中燈火寥寥,大片的藤蘿簇在墻頭、在巷尾、在橋畔……

    花色浮于夜色。

    寧靜而安然。

    而更妙的是,若把瀟水比作畫布,藤蘿比作畫筆,涂抹出來的色彩竟是出乎意料的均勻和諧,像是高手下筆勾畫出來的一般。

    道士正瞧得出神。

    觀里也終于有了回應。

    門扉“滋呀呀”打開半扇,一個小道童提著燈籠探出身來。

    “呀,是馮道兄回來了,此行可曾順利?”

    說著,又歪頭瞧見了隨行的李長安和薄子瑜。

    “還有一位道長和差爺,夜里風寒,請快快進來吧。”

    三人已吹了半宿冷風,哪里還會客套?

    忙不迭擠進門去,大門一關,著實暖上許多。

    “無憂,真人在哪兒?”

    甫一進門,馮翀就急忙叫住了道童。

    “我有要事相商。”

    “師傅在靜修詠經。”

    不料,道童卻搖起了腦袋上的羊角辮。

    “囑咐過了,今夜不見外客。”

    那豈不是要等到明天?

    三人恨不得現在就一探寄生妖蟲的究竟,再說封印也不太牢靠,哪兒有這閑等的功夫?

    薄子瑜已是一步跨上去,一對眼珠子因著焦急與熬夜,紅得賽過了兔子,直楞楞瞅著,怪是嚇人。

    “小道士,咱們真有急事!”

    “急事?”

    小道童膽子挺大,也沒被捕快唬住,反是笑問:

    “是在城里分發黃符……”他指著李長安背上的背簍,“還是背簍里的那只妖怪?”

    幾人面面相覷,頗有些尷尬。

    畢竟厚臉皮是一回事兒,被人當面揭破又是另外一回事兒。

    “真人知道呢……”

    馮翀一時有些訕訕。

    道童卻笑出一些狡黠,沖三人招了招手。

    “家師已有吩咐,三位跟我來便是。”

    …………

    夜色已深,觀中寂靜。

    道童提著燈籠,將三人引上一條廊道。

    燈火昏黃,光影流轉間,照得墻上壁畫竟有“蠢蠢欲動”之感。

    李長安注意這些壁畫已經很久了。

    內容單一,盡是些兇神惡煞或者奇形怪狀的猙獰人物,且筆觸也談不上精細,色彩也因常年風吹雨打,有些暗淡灰白。

    可是畫幅廣,幾乎繪滿了觀中每一處墻面。甚至于,李長安在山門外時,也瞧見外墻上盡是此類壁畫。

    這可是個大工程,但舍得時間、精力、錢財,也不難做到,難的是……道士一路細細看過來,訝異地發現,畫中人物竟然沒有一處重復!

    “玄霄道長在看這畫壁?”

    也許是行路無聊,年少跳脫的薄子瑜瞧見道士一直在打量畫壁,便禁不住搭起了話。

    “嗯。”道士點頭,挑了些好話。“用思精巧,畫幅恢弘,頗有不凡之處。”

    “道長好眼光!這水月觀的壁畫可是大有來頭。”

    見道士搭過了話頭,薄子瑜便喜滋滋敞開了話閘。

    “據說,這水月觀建觀之初,墻上只是粉刷,并無壁畫。直到前朝末年,天下大亂,南方魔國的魔王竟也乘著人道崩沮,以十萬妖魔侵犯人間,一路燒殺擄掠到了咱瀟水地界,還占了這水月觀作魔巢。可不料,這水月觀是三奶夫人欽點的道場。這一下,便惹怒了臨水夫人親身下凡,誅殺了魔王,并將殘余妖魔封在了這壁畫當中。”

    他越說興致越濃。

    “道長再看這壁畫中的妖魔,可都是閉著眼睛?”

    李長安點了點頭。

    這也是他疑惑的一點,一路看來,畫中人物從未睜眼。

    “這就是因為妖魔被封印的緣故。要是畫像睜了眼!”

    “怎么著?”

    “便是妖魔脫困,要跳出來吃人!”

    薄子瑜說起來眉飛色舞、唾沫橫飛,可惜道士聽過來,只不咸不淡的“哦”一聲了事。倒是前頭引路的小道童“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哪兒有這么玄乎?”

    他一邊引路,一邊解釋。

    “這些壁畫是延請畫師花費數年繪成的。不開眼,只是怕嚇到香客。”

    “再說,上面的也不是妖魔鬼怪,而是護法兵馬。”

    “五猖?”

    “難不成還是天兵天將?”

    李長安這下終于了然了。

    但凡道士設壇作法,總有請某某神、遣某某將的說法。實際上,就是依仗師門法脈,請來打手助拳。這些“打手”們統稱為護法兵馬,通常分上下兩壇。上壇兵馬即是天兵天將,非玄門正宗不得使役。下壇兵馬就是收服的妖精鬼怪,也叫做五猖兵馬,似元皇教、閭山派、梅山派這些巫道合流的法脈使用較多。(設定而已,請別較真)

    這位青萍真人顯然就是出自閭山派,考慮到這一點,墻上盡是奇形怪狀的五猖倒也不算太奇怪。

    經這么一茬,薄子瑜也終于訕訕閉嘴,場面又安靜下來,只有眾人的腳步在廊道回響。

    過了一陣。

    幾人終于到了目的地,卻是后院里的一處半開鑿在山體中的儲藏室。

    ……

    “這位差爺說得沒錯,咱家道觀建成在前朝末年,這間藏室便是用于儲藏糧水以及臨時避難,所以地方頗大。但這些年天下安泰,也就閑置不用了。”

    幾人點上火把,照亮了這間頗為寬敞的石室。

    “家師先前就吩咐過,讓我們把這兒稍稍灑掃了一遍,以待三位使用。”

    李長安聽了,道了聲謝,心中也暗忖。

    瞧來這位青萍真人倒也不像她自己所言那樣,全然不通術法,不然這番先知先覺從何而來?

    不過現在也不是細究這些的時候。

    幾人對視了一眼,這地方既僻靜又隱蔽,著實益于用來關押妖魔與研究寄生妖蟲。

    也不再耽擱。

    趕緊在馮翀的指揮下,分貼黃符,安插法旗,懸掛寶劍、銅鏡,布下了法陣。

    再挑了張厚實案臺打理干凈,在把泥魃自背簍取出,放上案臺,周遭點足燭火。

    一切就緒后。

    又默默把在門口探頭探腦等著瞧熱鬧的道童攆走。

    接下來的事情,可是少兒不宜。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