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詭秘之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驅虎吞狼(求保底月票)
    ,

    保護性關押……這個回答很有靈性,不愧是新晉的“紅手套”小隊隊長……“愚者”克萊恩聽著“星星”倫納德的回答,忍不住在心里笑了一聲。

    他很清楚“月亮”埃姆林說的是誰,并對那位自稱神父的烏特拉夫斯基主教有一定的了解。

    他并不是太相信埃姆林.懷特那句“他還沒做也沒打算做不好的事情”,因為對一位神眷者、狂信徒來說,在什么是不好的事情上,可能和正常人的理解不太一樣。

    誠然,克萊恩從不懷疑烏特拉夫斯基神父說起生命可貴,豐收可喜時的虔誠和認同,可問題在于,大地母神教會的教義里還有生命如同“植物”,終將凋零逝去,回歸大地母親懷抱,等到“來年”又會重新長出來等內容。

    一位合格的大地母神教會主教,對待生命對待死亡的態度不會也不可能與世俗一致。

    不管怎么樣,還是得控制住烏特拉夫斯基神父,這既是對大地母神信徒和周圍民眾的保護,也是對那位半巨人主教的保護,免得發生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克萊恩暗自思忖時,對豐收教堂不缺乏了解的“星星”倫納德也已明了“月亮”埃姆林剛才問題的實質,打算這兩天就帶領小隊成員過去確認下情況,與負責大橋南區的官方勢力合作,保護性關押那位大地母神的眷者。

    而“月亮”埃姆林聽完回答,只是緩慢地點了點頭,什么都沒說。

    見他默然,“星星”倫納德轉而提起自己想要交流的問題:

    “貝克蘭德最近還有什么大事潛藏嗎?”

    他真正想問的是自己這支“紅手套”小隊為什么會被留在這萬都之都做機動力量。

    而他話音剛落,包括“太陽”戴里克這種對外界事務不是太關心的人在內,其余塔羅會成員都將目光投向了“世界”格爾曼.斯帕羅。

    在他們的認知里,每次貝克蘭德要出什么事情,“世界”先生或多或少都有預警。

    貝克蘭德最近還有什么大事潛藏?這就多了……喬治三世的“黑皇帝”儀式,我和“神秘女王”暗中的串聯,三大教會看似默許實際各有點不同的態度……克萊恩思緒電轉間,突然明白了倫納德究竟想問什么,畢竟兩人偶爾會私下通信。

    對啊,為什么要將倫納德留在貝克蘭德?因為我的關系,教會不想將倫納德放入危險的處境里?我會不會太看得起自己了?克萊恩暗自搖頭,否定了最先產生的這個想法。

    他迅速改變思路,從倫納德有什么可供利用的地方分析起問題:

    倫納德只是一個序列5,在暗流洶涌的貝克蘭德能發揮什么作用?

    就算要利用,也不會是利用他,而是利用和他有關聯的我,或者帕列斯.索羅亞斯德。

    這可以排除我,目前我還是合格的眷者,真要讓我做什么,直接吩咐就行了……

    上次清除貝克蘭德所有阿蒙分身的事情,讓女神或教會高層猜到帕列斯.索羅亞斯德潛藏在伯克倫德街周圍,從而懷疑上了倫納德?

    有這個可能,且不是太小,我當初就有一定的擔憂,只是認為在遏制阿蒙成神上,教會和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的立場是一致的,是能形成某種默契的,甚至最開始那會,那位老爺爺選擇倫納德“寄生”也很可能是有這方面考量的。

    可將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留在貝克蘭德做什么?釣阿蒙?

    阿蒙就算在天使之王里,也是排名前列的那種,女神無法神降的情況,靠教會的天使、“0”級封印物和帕列斯.索羅亞斯德想逼走阿蒙不是太難,殺祂卻幾乎沒有可能,除非祂來的不是本體,而不是本體,也不值得這么安排……

    克萊恩的想法迅速擴展開來,很快就有了新的靈感:

    釣來阿蒙不是為了對付祂,而是遏制目前身在貝克蘭德的查拉圖?

    ——相近途徑在高層次是可以互換的,而且哪怕成為了序列0的真神,對相近途徑的“唯一性”和序列1非凡特性也是強烈渴求的,這一點,“黑夜女神”的謀劃就是明證。

    女神想讓貝克蘭德亂成一鍋煮沸的粥?克萊恩讓“世界”格爾曼.斯帕羅沉吟了幾秒才道:

    “密修會的首領,序列1的天使,羅塞爾大帝的老友查拉圖目前正潛藏在貝克蘭德。”

    見塔羅會各位成員明顯還有點茫然和不解,“世界”又嘶啞著聲音補充了幾句:

    “我們常說的非凡特性守恒定律往往指相近途徑非凡特性守恒。

    “也就是說,相近途徑同樣存在非凡特性聚合定律。”

    倫納德頓時陷入思考,隔了好幾秒才斟酌著問道:

    “‘偷盜者’和‘占卜家’是相近途徑?”

    “對,另外還有一個‘學徒’途徑。”“世界”格爾曼.斯帕羅坦然回答道。

    聽到兩人的對話,“魔術師”佛爾思先是從非凡特性聚合定律聯想到了老師多里安.格雷.亞伯拉罕講的非凡特性間的吸引力,聯想到了當時被“吸引”過來的“秘之圣者”布提斯。

    然后,她開始考慮一個問題:

    如果真像“世界”先生說的那樣,相近途徑的非凡特性間也會存在吸引力,那當時會不會把就在貝克蘭德的查拉圖也吸引到了附近?

    驟然之間,佛爾思想起了那只烏鴉,注視著布提斯背影的烏鴉!

    額……佛爾思趕緊抬了下手,示意自己有話要說。

    見所有成員的目光都望了過來,她連忙開口道:

    “我的老師是亞伯拉罕家族的成員,執掌著一件較為重要的封印物。”

    因為前面部分是“星星”之外其余成員都知道的事情,所以佛爾思也就沒想過隱瞞什么,而后面半句話,她做了一定的修飾,將非常重要改為了較為重要。

    見沒誰提問,佛爾思繼續說道:

    “這導致他偶爾會遇上‘學徒’途徑較高序列的非凡者,之前,他來貝克蘭德時,附近就出現了極光會的‘秘之圣者’布提斯。

    “而我有注意到,一只烏鴉在凝望布提斯前行的方向。”

    一只烏鴉……克萊恩腦海內一下浮現出了迷霧小鎮的具體情況:在那座漆黑教堂的尖頂處,有一只只烏鴉徘徊飛翔,似祭奠,似哀悼,而查拉圖的分身就藏于教堂內部。

    查拉圖習慣于用烏鴉做秘偶?這是祂“詭法師”時期留下的烙印?克萊恩若有所思地讓“世界”格爾曼.斯帕羅開口道:

    “那很可能是查拉圖。”

    我竟然和一位序列1的天使碰過面……“魔術師”佛爾思一陣后怕,又驚又懼。

    她旋即記起自己和休討論亞當,可能被盯上的事情,莫名有種自己是不是成為了小說主角的錯覺——才序列7序列6就和天使之王、序列1天使產生了關聯!

    想到這里,佛爾思忙側頭對“正義”小姐道:

    “等等能‘催眠’我遺忘一些事情嗎?我害怕不小心想起,引來注視。”

    “沒問題。”“正義”奧黛麗回答的同時看了“審判”休一眼,對她點了點頭。

    而“星星”倫納德隱約也有了些猜測,準備回去和老頭商量一下,聽聽祂的看法。

    克萊恩則沒有繼續往下講貝克蘭德潛藏的大事,因為對塔羅會其余成員而言,那都太過高端,不僅沒法直接參與,就連完整了解都有可能招來災禍。

    在這方面,克萊恩的想法是,其中某個或某些環節可能會讓塔羅會部分成員幫一幫忙,但就像委托賞金獵人做事一樣,不讓他們過多牽扯,弄清楚原委,這是對他們的一種保護。

    這時,“倒吊人”阿爾杰環顧了半圈道:

    “據我觀察,風暴教會對這次戰爭不是太積極。”

    不是太積極?這不符合風暴教會的形象啊……雖然他們的教義既不崇尚戰斗,也不宣揚戰爭,但絕對強調以風暴般的酷烈對待敵人,有什么憤怒當場就會宣泄出去……克萊恩聽得頗有點詫異,旋即結合自己對神靈層面的了解,初步做起分析:

    按照我之前的推測,“風暴”、“太陽”、“閱讀者”、“觀眾”和“牧羊人”是可以在高層次互換的相近途徑,彼此間應該有極大矛盾……

    而“風暴之主”大概率是當初的風天使,“分食”了亞當的父親,那位遠古太陽神,白銀城造物主,祂就算默許喬治三世成為“黑皇帝”,也不太可能坐視亞當借“時代洪流”登臨神座……

    所以,風暴教會不愿意將戰爭擴大,變成席卷全世界那種,在努力地克制自己的沖動?

    真是為難他們了……

    這就能解釋為什么魯恩和因蒂斯會對費內波特侵入倫堡、馬錫、塞加爾保持奇怪沉默……永恒烈陽教會,風暴教會大概正處于為難的狀態中,無法下定決心:

    一方面,在神靈層面,他們不是沒有背棄盟約,對付知識教會的可能,另一方面,國家戰略又促使他們必須保護那些國家,強行違背國內民眾已然形成的認知會導致錨的不穩定。

    還有,他們一旦參戰,又會成全亞當,滿足祂晉升序列0的條件。

    克萊恩刻意讓“世界”格爾曼.斯帕羅默然了一陣,然后才開口回應起“倒吊人”的情報:

    “在當前,這是一種必然。”

    ps:月初求保底月票~
安徽快三爱彩乐走势图